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p5][主明]Price of salt 盐的代价 -1-

刚刚通关游戏,有点不知所谓的短篇。

默认主人公的名字是来栖晓。西皮主明,大概是he……吧。



1.





“明智回来了。”

曾经的怪盗团聊天群陷入了寂静。

“他没有死。今天到卢布郎跟我打了招呼。”

平时在群里特别活跃的双叶一声不吭,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弹出的消息。

来栖晓想,这倒也不能怪她。毕竟明智与她母亲的死有直接关系。

“虽然他要我暂时保密,但我觉得……还是和你们说一声比较好。”

最后还是杏首先作出了回应。

“啊……那真是太好了呢!明智他、他还好吗?”

“他不愿和我说太多。”

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沉默,他不断地输入着消息:“他看起来还不错……而且我觉得……活着就很好了。”

一年前来栖晓报考了东京的大学,被录取后便顺理成章地离开了家乡。当初回老家时,龙司就对他强调过,标签这种东西,一旦贴上了就很难撕下来了!你还不如留在东京!

真的回到老家之后,父母疏离的态度、学校同学的漠然……来栖晓不得不承认,龙司是正确的。即便不会再被那些冷言冷语所伤害,他仍旧非常怀念来自同伴们的温暖。当然,卢布郎的咖啡也是他选择来东京的原因之一。

真这时也加入了对话,她对他的立场表示赞同:“是的,你说得没错。明智君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不知不觉……都两年啦!时间过得真快呢。说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办个欢迎会什么的?上次还是庆祝龙司被大学录取……太逊了。”

“喂!哪里逊了?”龙司显然有在关注他们的聊天,瞬间就提出了抗议。

“杏,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目前来说,还是算了吧。我想……双叶和春还需要一点时间,他也是。”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是我考虑不周。”

“明天是周日,如果大家都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去卢布郎聚聚吧?”真恰到好处地提出了这个建议。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很多事情还是面对面讨论比较好。

春、佑介和龙司一一确认了自己周日会来卢布郎,来栖晓感觉自己总算是松了口气。双叶的话,他可以明天再拜托一下惣治郎。

“明天见。”


洗漱完毕回到阁楼,他发现好几条新的信息停留在手机屏幕上。

“今天谢谢你。”

“谢谢你没有直接把我赶出去。”

“如果打扰了你的生活,那我很抱歉。可是,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够再见你一面。”

“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还是留到下次吧。”

“那么……晚安。”


不用去看发件人他也知道那是谁发来的。

自从三年前到了东京,他换手机的频率就变得异常频繁。第一次“假死”的时候,虽然新岛冴帮忙带走了他的手机,但最后还是和其他的私人物品一起被警察局销毁了。

然后他自首的时候,他的手机理所当然地再度被检察官作为证据之一没收掉。

心里很生气、很不甘心,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伙伴,他必须忍耐。而他们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从少年感化所出来的那天晚上,他就把所有朋友的资料重新导入了新手机里。

在这方面双叶总是很乐意帮忙的。但就算是双叶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团长一直没有删除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晚安,明智。”



* * *



双叶苦恼地把脑袋埋在枕头里。

“啊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般来说,她的房间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就算殿堂消失之后,她也维持了这个习惯。曾经因此而不安过,但惣治郎和晓却安慰她说“这样也没什么关系”。

此时此刻,曾经的怪盗团成员全都聚集在了这里——除了团长。本来约好在卢布郎见面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但所有人都提前来了。

“上个星期他这么说的时候,吾辈一开始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因为吾辈压根没有看到明智。但他很认真,所以吾辈一度以为……那个人真的回来了。昨天吾辈也在卢布郎,明智从来没有出现过……晓他只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而已。”

蓝眼睛的猫咪耷拉着脑袋,连尾巴也向下垂着。它这几天都没有睡好,深色的皮毛都不再有光泽了。

“很遗憾,昨晚我特意去问了姐姐,不管是警察那边还是检察官手里都没有任何明智君的消息。目前来说,在法律上明智吾郎被认定为失踪人口。”

“那时我的确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双叶的声音轻得像是耳语。“我从来没见过晓那个样子……所以,就算再恨他,我也不会撒谎,让大家抛下他逃走。”

“从来没有面具操纵者在殿堂中死亡,所以我们也不清楚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现在能够确定的是,晓口中的明智,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得出这个结论后,真看上去更苦恼了。

杏的眼睛中的担忧之色愈发明显,“摩纳,我们之中,只有你一直跟他在一起。连你都不知道的话……”

“平时晓的言行有什么异常吗?”真皱着眉,口吻依旧冷静,“据我观察,他最近并没有什么异常。”

“所以他只是这件事上的认知有问题吗?”佑介也开口了,“我本来不想提,但这简直……就像是殿堂。扭曲的认知导致了在现实世界也有阴影出现……当然,只有他自己看得到。”

“不可能吧!印象空间早就被我们毁了,异世界App也消失了啊!”龙司插嘴道。

春喃喃自语道:“而且他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一个。鼓励我们、拯救我们,带领我们去做一些原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有殿堂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摩尔加纳若有所思地说:“殿堂……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之前在他的家乡……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什么,就连摩纳你也这么说!”

双叶从床上跳起来,那姿势像是要像往常一样用力“爱抚”摩尔加纳。

真摇摇头,“双叶,让摩纳说完。那个……之前发生了什么吗?晓不爱说话,有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概是一年半前,还在老家的时候……晓经常去高中附近的神社,每次都待到很晚……反正他的父母也不怎么欢迎他回家。”

“有一次,我们在神社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明智的孩子。他的父母拉着那个孩子的手,笑着告诉他关于稻荷神的传说。然后那个孩子似乎是累了,他的母亲就把他抱在怀里。那对父母温柔的神情……至今我都还无法忘记。而晓……晓就那样望着他们,突然对吾辈说,如果明智小时候有父母疼爱的话,也不会变成后来的样子吧。”

“那天……他很难得的对吾辈说了很多。他说,正因为救了那么多人,所以会特别在意自己唯一没有能够救到的。他还说,后来冴小姐告诉了他一些关于明智的事情。他很后悔,当时没有帮助明智更多。”

“唉,我们的团长就是太善良了。”龙司叹了口气,“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无论如何不肯丢下素不相识的我。”

双叶跳起来喊道:“对啊!所以……就算晓有殿堂,那一定是最美丽、最无害的地方!”

摩纳点点头,“是啊。从那之后,他就长时间一个人发呆。而且——”


摩纳突然停止了叙述。其他人很快就明白了它这么做的理由。

“……双叶?你在里面吗?门口好多鞋子,你是不是和朋友在一起?”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是晓。




tbc. 


评论(9)
热度(58)
2017-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