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p5][主明] Price of salt/盐的代价 -2-

回忆章!点题啦啦啦!



2. 


刚刚回到东京不久,来栖晓就莫名其妙地确信明智还在这个城市的某处。

尤其是打工完回到卢布郎那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夜晚:栗发的少年坐在离门口很近的木椅上,像小孩子一样好奇而急切地啜饮着杯里的温热液体。


可是,不管是冴小姐还是双叶都告诉他明智多半已经“不在了”。

不在这个世界了。那不就等于是死了吗?

曾经风靡一时的高中生侦探不再是人们口中的谈资,才过了区区两年,民众就已经忘记了他。

或许再过几年,怪盗团也会消失在大家的记忆中吧。


一早就清楚他对大家有所隐瞒,所以每次对方和他搭话他都尽量不去理会。不管明智说什么,他总是沉默以对。

但明智真的太擅长这种家家酒游戏了。


有那么一次,当明智对他说“欢迎回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应了句“我回来了”。

“你回来得很晚呢。”

焦糖色的眼珠反射出柔和的光芒,那层完美的微笑面具似乎稍微脱落了一点点。忽略胸膛里升起的燥热,他强迫自己与面前的这个人目光交汇。

时常出现在电视节目中的侦探王子是很习惯演戏的,那么他也不能被轻易比了去。


对,那天晚上惣治郎难得的不在店里。

“刚才老板接到一个电话,匆忙跑了出去……所以我只能拜托你了。能不能再给我泡一杯咖啡呢?再这样呆坐下去……我一定会睡着的。”

尽管发出恳求的声音相当动听,但他还是委婉地拒绝道:“他很快就会回来。”

既然这么困,为什么还不回家?

他忽然想起明智曾经提起过他的母亲是一个品行不端的男人的情妇。

时刻保持距离的人,却对他坦白了不幸的过去。

或许,对明智来说,自己是——

“我一直很想尝尝来栖君泡的咖啡。”

注意到了黑发少年眼中的犹豫,明智垂下了眼帘,“对不起,你一定很累了吧。请原谅我的任性。”


“稍等。”

几分钟后,一杯热咖啡被摆在了桌面上。

“怎么样?”他压住心中的期待,语调平平地问了句。

明智闭着眼认真品尝的模样让他心跳快了几拍。

“唔……虽然比不上老板的手艺,但有很独特的味道在里面……是很棒的咖啡哦。谢谢你,来栖君。”

他将明智的左手往自己拉近了一点,然后低头舔了舔杯子边缘。那是另一个人的嘴唇刚刚碰触过的地方。

“……哎?”

明智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手轻轻抖了一下;所幸温热的液体并没有洒出来。如果晓没有看错的话,名侦探的脸红了。

骗子。明明苦得发酸了却还说好喝。

明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模样,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来栖君,能不能给我一点盐?”

“盐?”这回吃惊的人变成他了。

“是。”

“普通人不会往咖啡里加盐的吧。”

“虽然不太情愿承认,但我大概不是普通人……”

明智用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轻声道:“我想……这一点,来栖君也跟我一样吧。”


某种意义上,明智是正确的。

“恶神选择了两位具有资质的人类,促使他们争斗。以此来决定要将世界【留下】或者【毁灭后在创造】。”拉雯妲为众人揭露真相时,他既觉得释然又觉得很不甘心。

原来他们一早就注定了要走上相反的道路吗?

他曾经被逼迫到没有选择的境地。那么明智呢?他也有过这样身不由己的时候吗?

将漆黑的枪口对准自己时,明智那扭曲的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他动了动嘴唇,“为什么我不能早点遇见你呢?”

一切都太迟了。


“喵,你怎么了?杵在门口发呆会被惣治郎骂的哦。”

摩纳加尔从书包里探出了半个脑袋,及时地将他漂浮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吧台的桌面上放着一杯没喝完的咖啡,空气中还有隐约的香水味。

“……他来过吗?”

卢布郎的老板抬起头,没头没脑的发问显然让他非常困惑。

“谁?今天晚上一个客人都没有,梅雨季真是一如既往地惨淡啊……”

摩纳加尔从包里跳到他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颊。

“晓,你没事吧?”

“抱歉。我今天有些累,先去睡了。”


* * *


梦里他重新穿上了怪盗服装,在殿堂里消灭一个又一个的阴影。那时他们坚信着只要偷走坏人的心就可以让大家都变得更幸福。

如果那时候,去偷走明智的心……

血红的乌鸦面具后,杀手再度露出了那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

“为什么我不能早几年遇到你呢?”

这是难得的真心话。正因为一切都无法重来了,所以明智才愿意对他们吐露心声。

千早说过,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可是,所谓的命运,真的是无法更改的吗?


异世界像尘埃一样被风吹散,久违的天鹅绒房间在他眼前出现。

那个熟悉的囚室消失了,一个巨大的玻璃花房取而代之。

盛放的玫瑰花从中,蓝衣女孩转过身,对他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拉雯妲。”

她立刻察觉到了他的来意:“你的世界已被你拯救。你的伙伴们都在你的身边。有人真心地爱着你。你有了容身之处,并且再也不会感到孤独无助。但是……你仍旧是不快乐的。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有一个我很在意的人……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女孩点点头,用唱歌般的音调说:“原来如此。你想再见到明智吾郎吗?”


地底的万人牢笼里,狮童曾说过“请替我向那个孩子道歉,是我毁了他和他母亲的一生”。

不。绝对不会让明智原谅像你这样的父亲。

那时他就决定了,再见面时自己什么也不会为狮童传达。

他一直相信着自己会再和明智相遇。


“我……”

仿佛收到了一封多年前寄出的信——过了这么久,他总算是收到了这封信。当指尖碰触到那些模糊的字迹时,某种异样的情绪在他的心中复苏了。


在车站和面包店前偶遇他时的兴奋。

在他为他挡住阴影的攻击时产生的依赖感。

在那扇门落下后、不得不离开的悲伤。

那些心情都是真实且有意义的。


“是的,我想再见到他。”

得到了肯定答复,拉雯妲开始翻动手中的书页,“对于你来说,认知世界里的事物,是真正存在的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人类的认知,是可以创造出任何东西的。美好的、丑陋的、充满希望的、彻底绝望的……其实,摩纳加尔、我、主人……也不例外……”

还没有等他思考这段话背后的含义,拉雯妲再度开口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但是,你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一次,几乎没有经常思索,他就回答道:“我不在乎。”

她尖声警告道:“你连代价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得对,我太自私了。只要这个代价不会伤害到别人……”

蓝衣女孩恢复了笑容,摇摇头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呢。”

她把厚厚的书本合起,紧紧地抱在胸口:“回去吧。你的愿望一定会被实现。”

“谢谢。”

玫瑰的花香突然变得无比浓郁,蓝衣女孩被无数闪闪发光的蝴蝶包围住了。

“……祝你……好运……”


tbc. 


因为下更无法完结,所以灰溜溜地把(上)给改成了1😂



评论(4)
热度(35)
2017-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