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主明】盐的代价/Price of salt -4-




4.



“雨天就是雨天啊。为什么雨天就是不好呢?”
“比起晴朗的蓝天,我更喜欢湿漉漉、安安静静的雨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明智。我只知道,他需要我。”
“而我……也需要他。”

上一次,来栖晓对他们说了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呢?
这位前怪盗团长可靠又坚毅,可是大多数时候,他总是保持着沉默。
并肩作战时,他们曾经无比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以了解对方的意图。

“晓——”
等坂本龙司把那扇隔开他们的门拉开,外面已经没有了好友的身影。
“喂,你等等!”
新岛真上前拉住了打算追下楼梯的同伴,“龙司,算了。”
“……可恶!你放开我啦!我要去和他说清楚!”
“冷静一点,就算你现在追下去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如先一起思考下对策吧。”
摩纳加尔表示赞同:“真说得对……今天就这样吧。事到如今,没有必要再去卢布郎了喵。”

没有人说话,但也没有人开口反对。
众人走出佐仓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空气中有下雨前特有的潮湿气味,抬头还能看到一群红蜻蜓在低空盘旋。

“糟了,我们都没有带伞。”
跟在大家身后的橙发女孩开口道:“虽然一把肯定不够,但我的伞给你们用吧。”
“谢谢。对了,晓现在这样……”高卷杏垂下眼脸,提到前怪盗团长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黑猫及时出来拯救了它心爱的杏女士:“吾辈现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双叶,摩纳暂时交给你照顾可以吗?”
“如果双叶不方便的话,摩纳就来跟我一起住几天吧?”一向和黑猫关系亲密、家里也没有禁止养宠物的约束——奥村春的体贴总是来得很及时。

橙发的女孩摇摇头,无精打采地抱起脚边的黑猫,“不要紧的,摩纳交给我吧。那个……我就不送你们去车站了。”
“啊,对了。最后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本来不想提的……总之就是,昨天晚上我骇入了晓的手机。因为他说自己在跟明智通信,我就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智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他在哪里?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去找晓?”
“双叶,你的骇客习惯真的要改掉了……”新岛真忍不住扶额,“就算是亲人间也要尊重隐私。”
“知道啦。之后我会跟晓道歉的……”双叶小声地嘀咕道。
“然后呢,你发现了什么?”
“总之……在他的手机上,有类似那个异世界app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不能删除。就跟当初一模一样!”



* * *


“我想见你。”
回到卢布郎后,来栖晓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发送信息后,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没有任何回音。
“对不起,突然做出这样无礼的要求。但是,请容许我任性一次。”
“明智。外面马上就要下雨了,所以,如果你不方便来卢布郎的话,我可以去找你。”

双叶对众人提起的那个app,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从天鹅绒房间回来以后吧。
拜托,拜托了——
似乎是听到了他心里的恳求,手机屏幕闪过了一条新信息。

“啊,抱歉没有马上回覆。我刚刚以为你发错了信息呢……毕竟,如今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想见我了。”
不去理会这句自嘲后隐藏着的荆棘,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亲眼看看、亲手摸摸这个人。
“我想见的人是你,明智。不是别的任何人。”
“这样的话……不过,现在才五点,我过来没关系吗?印象中周末你似乎经常帮老板看店。”
“没关系。今天卢布郎已经关门了。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知道他们要聚会,惣治郎干脆早早关了店,跑去别的地方和女人约会。如今早就过了约定的时间,来栖晓很清楚同伴们今天是不会出现的了。


“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用冰箱里剩下的材料煮咖喱……作为我们的晚饭。”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那我现在就过去。”
“路上小心。”
那么,请把你今晚的时间留给我哦。
读完手机上来自那个人的最后一条信息,来栖晓走到窗边,缓慢而坚定的说:“……这辈子都可以。”



* * *


对于前怪盗团成员来说,潜入殿堂的回忆依旧是无比鲜明的。
异世界是人类所有的欲望具现化的地方,无论是多么天马行空的幻想都能被实现。甚至可以说,体验过那样的奇妙世界之后,现实世界反而朴实得无趣了。

所以得知“异世界app出现了”这件事时,每一人的心里首先涌起的都是兴奋。当然,在意识到这回拥有“殿堂”的人是他们的同伴之后,那股兴奋之情瞬间变成了难以言说的苦涩。

“摩纳,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很遗憾喵。”不止尾巴和脑袋,黑猫连耳朵都耷拉了下来,“吾辈也没有答案。”
“恶神被我们干掉了,异世界应该就从此消失了吧?”
“佑介说得对。为什么那个app还会出现?”
“不。人类的认知世界永远不会消失。而人心的善与恶更是如此。消灭恶神时,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道路被封闭了。吾辈猜测……那种封闭其实是暂时的。”
“那么,让我们做出一个假设:假如通向异世界的道路再度被打开,而晓是殿堂的所有者……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异世界app也不应该出现在他那里,不是吗?”
“是的,这一点吾辈也很困惑。”
新岛真沉思片刻,问道:“或许伊格尔大人会知道些什么?”
“吾辈打算今晚去一趟天鹅绒房间,把这些都一一问清楚!”
原本很安静的奥村春突然若有所思地说:“摩纳,大家……你们说,晓他……是不是喜欢着明智呢?”

黑猫和其他人似乎都愣住了。最后反倒是龙司第一个嚷嚷起来:“哎?不会吧!虽然明智那家伙头发挺长的,脸蛋也像女孩子……但老大怎么都不会搞错到那种地步啊!”
“龙司你给我闭嘴啦!今天你都不用再开口说话了!”杏狠狠地拍了一下龙司的后脑勺,立刻引起了后者的大声抗议:“喂喂,很痛唉!”

抱着黑猫的双叶则瞪大了眼睛,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这么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怪盗和侦探,这不正是传说里那种命中注定的恋爱吗?”

“明智君……作为侦探的他是很有魅力,可是晓很清楚明智君在那副面具后的真正模样。为什么会……”
“人类的感情总是这样难以捉摸。”佑介支着下巴,思维一如既往的跳脱:“以前我看过一部关于认知世界、人类的【梦】的电影。出于悔恨,男主角即便在自己的妻子死后依然觉得她还活着。所以他的认知世界里,总是会出现她的身影。”
“没错。长时间的遗憾……无力挽回所带来的悔恨是很难消除的,有时候随着时间流逝,反而会更加无法释怀。”
“好了,无论晓对明智抱有什么样的感情……”黑猫严肃地总结道:“都必须尽快找到帮助他改变这种认知的方法。再次去殿堂也好,别的什么途径也好。吾辈一定会找到的!”
“摩纳真是可靠呢!”
“那就这样决定了!今天就解散吧!”
“啊啦,好像开始下雨了诶……”
“我们出发啦!拜拜!”
“回见!有消息记得通知我们!”
真正道别时,灰蒙蒙的天空已经开始飘落雨滴。幸好佐仓家离四轩茶屋站并不算远。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这里都是他们每周必来之地。即便是晓回老家的那两年,大家聚会首选之地总是卢布郎。
五个人轻车熟路地穿过小巷,来到了车站前。或许是周日下午又是雨天的缘故,车站的入口处空荡荡的。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不会相信,鼎鼎有名的奥村企业,唯一的股东居然也会和普通人一样搭乘电车。
“佑介,这种天气可不要用走的回去哦。如果你没有票的话,我可以把我的这张给你。”
“最近赞助的人多了,定期票是没问题的。”
卷发的女孩露出了充满歉意的微笑:“啊,那就太好啦。是我多事了。”
“不会,我应该道谢才对。说起来,春你打算怎么回去呢?”
“本来是和大家一起坐电车去涉谷的,可惜今天不行。公司那边还有点事要处理……来接我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这样啊。那我们就先走啦!”
送走了同伴们,春回头看了一眼雨幕中的小巷。从她这个角度,卢布郎的招牌依稀可见,而大家无比熟悉的阁楼正透出隐隐的黄光。
玻璃窗后站着的那个身影一动不动,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人。
“晓……”
眼泪突然沾湿了她的脸颊。


tbc.


如果在游戏里跟奥村春发展成恋人,会得知她是一开始就喜欢上了主角的。
甚至他是她当初加入怪盗团的原因之一……总之,这里就延续这样的暗恋设定了!

啊啊啊啊啊目前为止基本没怎么写明智,就想制造一种“他到底不在”的迷惑感……不管成功与否,总算不用憋着了!

评论(13)
热度(25)
2017-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