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主明】盐的代价/price of salt -5-



仔细描述的话会有剧透嫌疑,所以只能提醒一下,这章有虐待儿童/强暴(不是主明之间)的情节,可能会引起不适,阅读前请注意!




5.



大概是天色暗了下来的缘故,明明才过了三十分钟,最后一次收到那个人的通讯却感觉像是三个小时前的事了。
是不是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呢?即便是出于礼貌,自己也应该去车站等他吧?
被纷杂的思绪折磨到忍不住拿出了手机,那个app似乎迅速抖动了一下,然后门口传来了期待已久的清脆铃声。

看到挂着“今日闭店”也依然推门进来的绝不是什么普通客人,微凉的空气、持续的雨声和熟悉的人声传入了来栖晓耳内。
“打扰了。”
栗发少年——如今大概形容为青年更合适——走进了卢布郎。外面的倾盆大雨对他没有丝毫影响,包裹着纤细身体的条纹西装看起来非常干燥;被他随意放下的雨伞甚至有股夏日阳光的味道。
让对方在吧台旁坐下后,来栖晓一言不发地凝视着那张称得上是清俊的面孔。
很久以前就发现了,明智吾郎有很多种“笑容”。
隐藏着自我憎恶的苦笑,充满蔑视的冷笑,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又天真的调皮笑容……
最常见的一种是他上电视节目时经常露出的“完美”微笑。没有温度,没有情感,仿佛面具般毫无瑕疵。而眼前的他也戴着这样的笑容面具,语调轻快地打趣着自己:“来栖君的视线都快把我的脸盯出洞来了。”
每次在车站或者卢布郎碰巧遇到,被粉丝们叫做“侦探王子”的人总是微笑着面对自己、随意聊几句后就找借口告辞。

其实自己并不希望他就那样离开。
想说些什么让他留在自己身边。可是,不知为何,直到最后都没能开口。
这三年来……自己一直在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早点对他伸出手呢?
如果能够早点察觉到那副面具后不断滴落的眼泪,或许就能稍微改变他那悲惨的命运了。

无数的蓝色蝴蝶扇动起翅膀,他奇迹般地得到了弥补遗憾的机会。
所以,这一次,他必须要好好地抓住这个人。

“我可以摸摸你吗?”
对于这样突然的请求,焦糖色的眼珠微微地放大了。大概自己又让他感到意外了吧,名侦探瞬间失去了平时的从容不迫。过了很久,才略带别扭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随你高兴。”
来栖晓慢慢地靠过去,然后用右手握住了明智的左手。
眼神再度交汇,得到了进一步的许可之后,黑色的皮手套被不是主人的男性小心地脱掉。重新交叠在一起的手指蔓延着令人安心的温度。

直到明智不再颤抖,温柔的手指才开始划过那片裸露的肌肤,仿佛是在研究纹理一样的细致耐心。

故意装作没有发现手腕处的累累疤痕,来栖晓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开始抚摸起明智的头发。比之前更长些的头发如意料之中的那样柔软,指尖轻轻一动就会被发丝亲密地环绕住。
似乎是被勾起了儿时的回忆,明智的表情突然扭曲了起来。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我可是差点就杀了你哦?”尽管发出了这样的警告,对方倒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我还活着。而你也……”
来栖晓将自己整个手掌贴在了明智的胸口处;隔着几层布料也能感觉到之下规律的鼓动。
“……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有体温也有心跳。在那个巨大的玻璃花房里,拉雯妲曾经问过他,是否觉得认知世界里的事物也是真实的存在。

同伴似乎都看不到明智。他们还因此而担心着自己。

可是……即便只有自己能触碰到,这样的“真实”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沉默了片刻,明智突然将话题转到了奇怪的方向:“你离我太近了。要是被你的女朋友知道的话……她会不高兴的。”

来栖晓干脆地答道:“我没有女朋友。”
明智有些赌气地呛了回去:“什么啊!那个卷发的女孩……奥村春是喜欢你的。你肯定有察觉到吧?”
“虽然对她很抱歉,但在我眼里她是同伴,不是恋人。我也跟她说明了这一点。”
“真可怜。对了,是我结果了她的父亲喔。”
突然自白的杀人凶手语调平静,简直就像是在谈论明天的天气或者最近流行的歌手一样。
虽然神色中有一丝痛楚,来栖晓依旧紧紧地握住那双逐渐冰冷的手,“……我知道。”
“还有佐仓双叶的母亲……也是我下的手。”
“我知道。”
“所有的精神崩溃事件,都是我造成的!”
“我知道。”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主动要求见我——”
“我也有很多不清楚的事情。你的过去,你的童年……只要是关于明智的事情,我都想要去了解。”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亲口告诉我。”
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明智抽开自己被握着的手,捂住脸疯狂地大笑起来。

这才是明智吾郎真正的姿态:自私、丑陋、冷酷无情,是个不值得别人的丁点儿善意的存在。

“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脑子不是有问题吧,我明明……曾经想要杀死你的啊……”笑声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变成了呜咽般的悲鸣:“……从来没有谁……对我……”


* * *


孩童时期,从来没有谁真正地关心过他。
饿肚子的时候很多,就算生病了也没有人理会。
母亲只在乎那个至始至终都没出现过的男人;如果喝醉了,她还会殴打自己。
被酒瓶、玻璃杯砸中真的很痛。而且碎掉的玻璃还会让自己流血。所幸他很快就学会了如何藏起急救包、如何包扎伤口。
而那个所谓的“家”,只是狭小又肮脏的一房公寓。
学校的所有老师都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其他孩子也讨厌自己。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谁会喜欢成天穿着没洗干净的衣服的小孩呢?

“如果没有生下你就好了!”
这样残酷的话语听得多了,也就变得麻木了。
难道你以为有了孩子,那个男人就会和你结婚吗?天真又愚蠢的女人!


从懂事起,他就相当清楚这个事实:没有人需要自己。没有人对自己抱有期待。
永远孤零零的、站在角落的自己为什么要继续活下去呢?
没关系,总有一天,会被生气的母亲杀死吧。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那就等待吧。

结果,母亲却先结束了她的生命。
明智十岁生日的那一天,忍受不了没有那个男人的人生、自私又可怜的女人在公寓里上吊自杀了。

看着那张原本美丽、如今变得毫无生气的脸,他哭了。
即便只是偶尔——偶尔母亲心情好的时候,也是会弯着腰、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喊他“吾郎”的。
但是,很快脑海中的念头就变成了“以后的我住哪里呢?吃饭怎么办?”


最后是舅舅、也就是母亲的哥哥收留了自己。
在葬礼上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居然说愿意抚养他到成人,这一点让他很感激。起码不用挨饿,不用去孤儿院了……

有干净的衣服和食物提供给他,家里不会再有谁对自己施加暴力。
不过,口头上说是抚养,舅舅其实也就是让他住进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处闲置的公寓罢了。
直到上高中,舅舅都很少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每周会有家政妇来给他打扫卫生、准备食物。
说是为了方便上学,十五岁的时候他搬进了舅舅和舅妈住的宅子里。
“对不起,之前太过忙于工作,没有去好好关心你。请让我做出补偿吧。”
舅舅应该没有说谎,毕竟这个宅子大得惊人——跟母亲自杀的那个肮脏的小公寓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舅舅……大概是很有钱的人吧?
那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温柔的舅舅会开车送他去上学,会带他去各种游乐场,会给他买很多很多昂贵的礼物。
舅舅没有孩子,所以是把我当作了自己的小孩吧?一定是这样的!
为了回报他的好意,他开始努力学习。来所谓的“贵族学校”就读的都是精英,但他绝对不会认输的。如果拿到年级第一的话,舅舅会为我感到自豪吧?
与此同时,他也开始收集狮童的情报;他想要了解这个抛弃自己和母亲的男人,他想要复仇,想要……得到他的承认。


高一的期终考结束后,拿着考试的成绩单,一回家他就兴冲冲地跑去敲了舅舅房间的门。

今天周围格外的安静。舅妈似乎不在家里,仆人也不见踪影。

“舅舅?你在吗?”
房间里有浓烈的酒精的味道,舅舅看起来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哈哈……是你啊……那就过来吧!”
顺从地走过去后,他突然就被舅舅抱住了。
衣服被脱掉、被压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管怎么哭喊对方都没有停下。

身体被贯穿时很痛苦——但是……舅舅毕竟是爱着自己的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什么样的疼痛都是可以忍受的。
然而那个男人却一边吻着自己,一边喊着某个自己熟悉无比的名字。
“千绘……千绘……”
明智千绘是母亲的名字。
“对不起……就算会被家里断绝关系、就算不被这个世界相容……如果哥哥那时不顾一切地去找你的话……”
原来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所有的幸福都是假的。
湿答答的触感,灼热的硬////物……真是太讨厌了,就连原本快乐的回忆都被污染成了灰色。  
“我绝不会原谅那个夺走你的人渣……可怜的千绘啊……我一直都爱着你……”
原来舅舅之所以会收养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面容与逝去的母亲有些许相似。
可是,既然口口声声说爱着母亲,为什么那么多年以来,对陷入困境的她不管不顾?这样也算是爱吗?
“千绘,你真的很傻……居然还背着家里、生下他的孩子……这种小孩根本不应该被生下来……”
喃喃自语的舅舅似乎没有发现,此刻自己怀中抱着的就是那个不被任何人期待的孩子。
也是啊,自己毕竟是那个人渣的骨肉,所以舅舅根本就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任何感情!
绝望与憎恨席卷了他,那一瞬间他只想让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也就是那时,他第一次听到了那个奇妙的声音。
那是仿佛从自己身体内部发出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属于人类的扭曲笑声。
“我是形变者洛基……你不是想杀了这个侵/////犯你的男人么?那就解放我吧!”
“不、不,舅舅他……”即便用双手捂住耳朵,那个声音也没有放过他。
“呵呵……愚蠢的孩子啊,面对现实吧,永远不会有人爱你!永远不会有人接受你!”
“啊啊啊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刚还在强////暴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再动弹了。
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那就是死了。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尸体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但还是被吓得想要逃跑。闪着红光的铁链锁住了他的双腿,才跑了两步就被狼狈地绊倒在地。身后的恶作剧之神大声嘲笑着他的软弱。
“看看你这可悲的模样!主人啊,您为什么要害怕呢?”
“我……不是……”
“让我猜猜。对了,对了,您想获得世人的爱吧?那就戴上面具吧!我会为您制造出最完美的面具,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爱上充满魅力的主人您哦。”
“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法向那个男人复仇……”
洛基动动手指,露出了真正的、属于恶之神的微笑。
那一刻他就知道了:自己恐怕已经堕入了无尽的深渊。


“舅舅最终被认为是酒精中毒后意外猝死。反正这在中年男性里也很常见。而舅妈则去了美国,再也没有回过日本……她说不定察觉了舅舅对我做的事。不过,托他们的福,我从此以后过上了优渥的生活。真是可喜可贺呢!”明智满不在乎地将碎发拨到耳后,继续说道:“搞清楚自己的能力之后,我就去找了狮童。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也就都知道了吧?”

来栖晓安安静静地听完了明智的叙述,什么也没有说。
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的过去,却对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全部说了。那个讨人喜欢、懂事有礼貌的完美面具已经被自己摘下来了。但来栖晓并没有流露出不耐或者厌烦的表情。
难道自己是对他有什么期望吗?压抑下心中的不安和焦躁,明智再度开口道:“……喂,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明智希望我说些什么呢?”
“你不觉得我很恶心、很肮脏吗?一个满口谎言的杀人犯,居然能够得到大众的支持。哈哈哈,也是他们太蠢了!”
“明智……”
“没关系的,你大可实话实说。”
“我不觉得你恶心,也不觉得你肮脏。”
明明是自己所期待的包容,来栖晓的温柔却让明智心中那团火焰烧得更烈了。
“事到如今了,你还对我说这些漂亮话有什么用!已经太晚了……”
“我爱你。”
听到意料之外的告白,明智整个人都僵住不动了。
似乎是想要让对方确认自己的心意,来栖晓重新握住那双正在剧烈颤抖的双手。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来栖晓不断着重复着的这句话,仿佛解除诅咒的魔法一般,将明智身上的枷锁全部斩断了。
“……可是,我……杀了很多人……”
“我知道。我不能代替那些人原谅你……”
如今除了自己,别的人是无法看到明智的。就算想要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所以,留在我身边吧。狮童已经被关起来了。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去杀人的。你什么也不用做。我会一直爱你、需要你。”


如果有这个人在身边的话,就算堕入了深渊,也能够得救吧?这么想着,明智如同溺水之人般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唯一希望与救赎。
“而且,那时候,你救了我们……对于我来说,你可是救命恩人呢。”
温柔地抚摸着在自己怀里的人的背部,来栖晓轻声问:“我可以吻你吗?”
“不用再问了。”
是有些不耐烦的口气。现在的明智简直就像闹脾气的幼稚小孩子一样。
但接来下的话却是让人脸红耳热、充满了情色暗示的低语。
“今晚……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tbc-



让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开车!
然后,明智的过去完全是个人的设定。思考再三还是按照最早的想法写了出来,希望大家不会觉得难以接受。

评论(11)
热度(32)
2017-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