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主明] 盐的代价/price of salt -9-

9. 


得到了异世界app之后,为了掌握情报,明智吾郎踏足过很多“大人物”的扭曲殿堂,也在印象空间里见识过所谓“普通民众”的丑陋内心。

人类……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

明明讨厌得不得了,还是得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明明喜欢得不得了,却要将这种感情拼命隐藏起来。

真的很有趣。

如果自己有殿堂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大概是一个漆黑无光的地方吧?空荡荡的狭小房间,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没有。

算了,独自一人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

但是……偶尔,偶尔还是会期待某个人的出现。

不知等了多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开门走了进来。

由于光线很暗的缘故,男人的脸部轮廓非常模糊。他的腰挺得很直,举手投足间有种近乎强势的利落;开口说话前就充满了压迫感。

“是你啊,明智。”

“对了,我看了一色若叶的死亡报告。处理得相当干净。”

“那个挡路的交通大臣……不能明面上对他动手。只能靠你了。”

“这次你也做得很好。不像那些无能之辈,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看来你挺享受和那帮小孩子玩家家酒啊?不过,可别忘记了接近他们的目的。”

“助我登顶的人之中,只有你的位置是不可取代的。”

“偶尔也会想,如果有孩子的话……要是长大以后能够像你这样能干就好了。”

漫长的黑暗不足以吞噬一个人。

漫长的黑暗中那一点点虚假的微光则可以。


* * *


“……大概就是这样子喵。”

听完摩纳带回的消息,聚集在佐仓家的前怪盗团成员们心情稍微轻松了些。

“那不是挺好的?既然找到了去那边的方法,我们还在等啥?这就出发吧!”龙司大大咧咧地站起来,满脸理所当然的神情。

黑猫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说:“吾辈只是找到了入口。具体的情况……以及明智究竟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还是先商量商量……”

“没关系,我们也不能总是依靠摩纳你。大家一起行动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

“对呀!肯定没问题!”

气氛热烈了起来,难得这一次杏没有被大家的冲劲十足所感染,“以前每次行动都是由团长来决定几时出发。晓不在……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春叹了口气表示赞同,“是啊。我也觉得很不安……不过比起不安,我还是更担心晓的状况……尽快去调查清楚比较好。”

“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一起去夺回我们的团长吧!”

“龙司说得没错。”真点点头,“晓不止一次地拯救过失去容身之地的我们。所以,这一次也要漂亮地还他人情。”

“话说回来,只要启动那个安装在晓的手机上的那个App就可以了吧?轮到你出场啦Navi!”

既是出色的骇客也是优秀的导航员,佐仓双叶沉默着蜷缩在墙角,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同伴的讨论。

“双叶?”

“你没事吧?”杏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害怕会惊吓到对方,她只是将手轻轻搭在橙发女孩的肩膀上。

“刚刚就没怎么说话……双叶身体不舒服的话,千万不要勉强哦。”

“晓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担心的。”

双叶摇摇头,眼泪突然涌了出来:“不是的……我没问题。随时可以骇入手机。不知为什么……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就像妈妈出事前的那天一样。晓也会……我、我好害怕……”

龙司大声地打断了她:“喂喂,不要讲这么不吉利的话啦!”

“你才是不要这么凶啊白痴!”正打算好好安抚一下双叶,没料到她迅速地冷静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问道:“御狐,你也觉得我们应该去吗?”

“不希望晓一个人跑到我们看不到的世界里去——你那时是这样说的吧。”佑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我也是这样想的。一起去吧。”


* * *


明明才刚起床,外面的天色却暗了下来。

大概是习惯了认知世界的奇异景象,即便遇到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情况也能保持冷静。来栖晓穿好衣服,把手机塞进牛仔裤里,然后慢慢地走下阁楼。

一个客人都没有,平时守着店的佐仓惣治郎也不见人影。

从卢布郎出来,往常熟悉的澡堂和店铺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街道。不但如此,路上也没有行人。一阵不知从哪里来的薄雾笼罩住了四周,越发像是置身于恐怖片里了。

“有谁在吗?”

怎么走都看不见尽头,很快前怪盗团团长就彻底失去了方向感。

就算是在异世界,走了这么久也会遇到阴影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想要打开导航,裤袋里的手机却不在了。

他瞬间产生了想转身返回的念头,然而卢布郎那扇有些古旧的木门同样早已消失在了身后。

“啊!请您别这样!”

女人的声音隐隐传入耳内。

不,不对。这不是陌生的街道。这是三年前的那条小巷——那天回家的路上,他碰巧听见了女性求助的声音。明明是出于善意,但属于来栖晓的平静生活却在那个夜晚被彻底改变了。

血液开始涌上他的头部。手心传来不舒服的异物感。

“求求您了!放过我吧……”

事到如今,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依然会挺身而出去帮助需要他的人。要是因为这种人渣而退缩不前,那才是最可悲的。

“等——”

“狮童先生,您喝醉了。”

这次先一步出来阻止狮童却是另一个人。

这个身影——是明智!

他微笑着将无助的女人挡在身后,“请让我送您回家。”

“闭嘴!”满脸通红的男人恼怒地将面前的少年推开,毫不留情的粗暴动作让对方差点摔倒在地,“给我滚开!不要来多管闲事!

“狮童先生明天不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吗?不好好休息的话……”

“请救救我……”女人退后了几步,颤抖的声音十分沙哑,“拜托你。”

“不要碍手碍脚的!反抗我的下场你不会不清楚吧!”

“狮童先生,还是我来陪您吧。”明智一边用力地拉住男人的手臂,一边对愣在那里的女人喊:“快走!”

“谢、谢谢你!”

多亏了少年的帮助,看起来像是白领的女性顺利地脱离了险境。醉醺醺的男人眼睁睁地望到手的猎物逃走,十分恼怒嚷嚷了几句粗话。

他安静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抓住少年的下巴。

“哦……这不是千绘么?好久不见啊。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年轻可爱。对……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

千绘是明智母亲的名字。在殿堂里狮童就曾经说过明智和母亲长得很相似,那么喝醉的时候认错也不奇怪。

“这样也不错。今晚你来代替她陪我吧。”狮童满意地眯起眼睛,原本捏着下巴的手移到了衣领上。

“放开他!”

但是明智没有转头看他,也没有挣开男人钳制自己的手,如同人偶一般安静地任由摆布。

难道……那是认知明智吗?抑或是真正的明智呢?

只是一刹那的犹豫,狮童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说起来还真是可惜啊,千绘。如果那时你听我的劝、乖乖去把那个小孩打掉的话……本来你是可以继续留在我身边的。”

“若是没有生下他……您就不会抛弃我了,对吗?”

不行!不能再继续这样看着了,必须过去阻止这一切!

眼前的薄雾浓厚了好几倍,原本近在咫尺的身影瞬间远去了。即便跑得浑身都是冷汗,脚踝阵阵刺痛,他依旧没有能够追上那两人。

尖刀般的后悔刺进胸膛里。这一次也没有能够——

“很讽刺,不是吗?我跟你的不幸都是源自于同一个男人。这大概就是命运了……”

“吾郎!你有没有受伤?”

紧紧地抓住了那人的双手之后才松了口气,即便只是认知世界的幻影也无所谓,这次不管怎样也不会放开对方了。

“我们是那么的相似……但又完全不同。”

“但你也出来阻止了狮童。”

“就算做出了相同的选择,我们还是不一样。我之所以上前去阻止他……并非是出于善意,我只是在那个女人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明智轻轻地笑了,“我不希望再有像我这样的孩子诞生。一生都充满了不被需要痛苦。如果当初我阻止了那个人就好了……”

如果我没有被母亲生下来的就好了。

“可是,我需要你。”

带着咸味的液体流入嘴里,近乎苦涩的味道溢满了胸膛。原本紧紧握着的那双手变成了无数的蓝色蝴蝶,仿佛想要带来光明一样挥舞着翅膀,但最终还是徒劳地融入了浓雾之中。




-tbc- 



对不起我说谎了,这更并没有完结……下更吧(。



评论(6)
热度(27)
201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