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主明]盐的代价/price of salt - 10 -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隔了这么久才更,而且还是没有完结!

比起随随便便地结束掉,仔细去讲清楚还是……比较好吧?



10.  



“人们总是会爱上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对吗?”

“总是如此,”女孩的面颊上挂着一抹微笑,重复道:“总是如此。”



* * *


卢布郎后面有一条不允许汽车通行的无名小巷。这种道路在东京的居民区很常见——大多数也跟眼前这条一样没有名字。因为障碍柱的缘故,就连骑自行车也很勉强。所以,如果看到五个年轻人聚集在如此狭窄的地方,会令人感觉相当奇怪。

“妈妈妈妈!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他们在干什么呀?”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好奇地朝他们张望,而牵着她的中年女人皱着眉,压低声音催促道“不要看了快走。”

“我就知道会这样。”佑介叹了口气,“这种丢脸的模样千万不能被女朋友看到啊……”

“哇!佑介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下次要介绍给我们——”

橙发的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手道:“那个,差点忘了!其实我们根本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惣治郎去约会了,现在卢布郎里只有晓一个人。”

原本商讨出来的计划是等半夜无人时再想办法潜入卢布郎,结果被双叶和龙司干脆地否决了。

越来越像暴走族的龙司蹲在墙角,听到双叶的话后立刻嚷嚷起来,“这种事你早说啊!我们都被多少人用奇怪的目光盯着看了!”

“我也是才想起来的!”

试图阻止这两人吵起来,前学生会长将对话拉回了正题:“如果是是像以前那样用手机操控App,这个距离没问题吗?算上阁楼高度,起码也隔了十米远……”

黑猫及时地从包包里探出脑袋,不太确定地喵喵叫:“大概吧。吾辈也不清楚……总之先试试启动App。”

如此半吊子的提议引起了骇客的不满,“万一晓正好在用手机,我远程操控进去他一定会发现的。而且他一定会知道是我!晓会讨厌我的……所以不行不行不行!必须一次成功!”

“你不是在卢布郎装有监控吗?看看不就知道了。”

“只在楼下装有!阁楼里的早就拆了!”

“喂喂,小声一点啦,那边有警察耶!”

“龙司你不要挤过来!”

“疼、疼死了——”

奥村春没有理会身边伙伴们的打闹,若有所思地说:“说起来,最近东京的治安不太好呢。据说好几个人失踪了,新宿那边甚至发生了凶杀案……”

作为奥村集团的现任董事长,她不得不花费许多精力在社会新闻上。原本还在喊痛的龙司兴奋地接过了话头:“对,昨天有人在新宿的一处停车场发现了尸体!简直就像黑帮电影一样!”

“姐姐今早也提了这件事,还嘱咐我晚上早些回家。”

“新岛姐都这么说了,事态发展多半挺严重的……”

“你们不觉得,有点像当初精神失控事件吗?”

“巧合啦,巧合!这应该和异世界没关系吧!”

沉默突然降临,大家都马上想到同一件事:莫非团长最近的怪异行为和这些事情有所关联吗?消失在狮童殿堂里的明智难道是这一切背后的原因?

“……啊啊啊不管那些了!先把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团长带回来。”

“摩纳,卢布郎是晓的殿堂吗?那我们是不是考虑输入什么关键字才好呢?”用右手支着下巴,进入“行动模式”的新岛真摆出了她思考时惯有的姿势。

以前行动时不是没有为关键字烦恼过。然而每次行动陷入僵局的时候,沉默却相当可靠的团长总是会有办法摆脱困境。

“吾辈觉得与其说是卢布郎是晓的殿堂,不如说他手机里的那个app能够打开认知世界的入口吧。人格面具操控者是没有殿堂的,更何况晓以前还能够操控多个人格面具。”

“总之,我们先想想关键字。在晓眼里,卢布郎是什么呢?”

“会不会和明智君有关?记得以前晓说过明智君晚上时不时会来卢布郎——”

“家。”

“哎?佑介你刚刚说什么?”

“关键词是家。”

双叶睁大了双眼:“御狐,你确定吗?芝麻开门的机会只有一次哦!”

“相当确定。大概是晓刚刚从老家回来的时候吧……我曾经单独对他聊过一次。我说,由于《小百合》的缘故,每次来到卢布郎就像回到有妈妈在的家一样……既温暖,又充满了怀念。然后他告诉我,虽然不是那副画的缘故,但他同样觉得卢布郎就是家。因为到这里以后,他才认识老板、双叶……还有我们。”

几个女孩子都红了眼眶,龙司则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最后还是佑介冷静地开口道:“我们去把晓带回来吧。把他带回他……真正的家里。” 



* * * 



“我需要你!”

蝴蝶的蓝色羽翼变得透明,最后与浓雾融为了一体。

我爱你啊。这个念头像一阵突如其来的钝痛,席卷了整个胸腔。

四周空气完全静止了。

好难受……无法呼吸。

——你想见到他吗?

“拉雯妲?……咳、咳咳!”

没有回应。吸了一口气后肺部像是燃烧了起来。理智告诉他必须快点离开这里,但他的情感不允许他再一次将明智留在未知的世界里。

——人类的认知,是可以创造出任何东西的。

“拉雯妲,是你吗?”

黑发的青年拼尽全力站起身来。

“拉雯妲!拜托你,请带我去天鹅绒房间!”

神灵聆听了他的愿望,眼前扭曲的街道消失不见,浓雾也跟着散去了。仿佛掉落进纯黑的迷镜之国,不管往哪个方向张望,映入眼帘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比曾经熟悉的囚室更绝望,因为在这里连时间的流逝无法感觉到。

黑发的青年试着往前走了一段时间,但是周围的景色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有脚底的隐隐的水声和移动的倒影告诉他自己真的是在“行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轻柔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

——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但你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

黑镜震颤着,有一丝丝光从缝隙里流入。

……晓……晓……

有什么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让我见他!”

像藤蔓又像是潮水,无数闪闪发光的蓝色蝴蝶包围住了他。



* * *


“我们……这是进入了异世界吗?”女孩小心翼翼举起手,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把自己蓬松的卷发往后拢。

还没等其他人回答,与猫咪极其相似的生物从背包里跳出来,“看吾辈不就知道了!”

“真怀念啊。好久没见到这样的摩纳啦。脑袋圆圆的,有点可爱呢……”

躲避开双叶的魔掌,摩纳加尔满脸不可动摇的严肃,“不许把吾辈当玩具!”

“话说回来,这里好像和真正的世界没什么差别呢?我们的服装也没有变化……”

“如果不是摩纳的样子改变了,真的完全看不出这里是认知世界啊……”

“想太多也没意义,我们进卢布郎看看去!”

推开那扇熟悉的门,打头阵的龙司拉高嗓子吼了一句“打扰了”。

干净的吧台,彩色的吊灯,陈旧的摆设……一切都和印象中一模一样,但被用作咖啡店的楼层却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团长大人——是我们啊——在的话你就应一声?”龙司一边大声喊一边查看着厨房和厕所,虽然他的横冲直撞、不顾后果经常会惹上麻烦,但有时候大家也觉得多亏团队里有这个超级行动派。

“晓?你在这里吗?”

这个音量,就算在阁楼里也应该能听到了;可惜周围并没有动静,大家信赖的团长也没有从上面走下来。

“看来晓不在这里。不过我们还是上去看一眼吧?”

自从进入异世界,真就很自觉地变回了团队的作战参谋,她点点头,同意道:“就算他不在阁楼里,我们说不定也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嗯,抓紧时间行动吧。”

“虽然暂时没有危险的样子,不过大家还是小心点哦。”

咯噔、咯噔。木楼梯发出了比平时还要大的声响,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小的异常。

过了一会儿佑介突然放慢了脚步,“你们不觉得这楼梯有点儿不对劲吗?”

“啊?什么意思?”依旧走在最前面的龙司回头问了一句。

“御狐,你如果敢在这个时候讲鬼故事我就揍死你!”

“不,我是认真的。卢布朗这个楼梯有这么长吗?”

“说起来,我们是从几时开始踏上这个楼梯的?”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记得。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境,而梦中除了这一条没有尽头的古旧楼梯,什么都没有。

“哇啊啊啊——不要!”个子娇小的女孩尖叫着蹲下身、把脑袋埋在膝盖间。

被她感染的杏也开始恐慌起来,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紧紧跟她身后的春不出所料地被一起绊倒了。

“啊,你们两个小心!”

前学生会长伸出手去拉住她们,却抓了个空。

“咦?”

因为楼梯的狭窄,走在前面的龙司、佑介还有摩纳加尔并不清楚后面的情形。

“怎么了,真?”

“你的脸色好白。杏和春她们怎么了?”

“……她们……不见了。”

龙司不可置信地喊道:“怎么可能!?”意识到原本在队伍末尾的两人真的不见以后,他又大声吼道:“我回去找她们!”

“先别动!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努力保持着冷静,真转过身,把头上的发卡摘下来后往如今空无一人的楼梯抛了下去。

铛、铛、铛铛、铛铛……

像是被丢进了深坑一般,金属的声音逐渐远去。等到声音消失也没有触底的声音。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恐怕是不能往回走了。”



-tbc-






评论(11)
热度(45)
2017-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