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双关] 微光 (中)

不好意思,最近工作太忙,而且总想着攒多些再发…… 当然也没有攒多少。

这一更有种终于开始写正文的感觉!话说长春还真有个净月区,名字好文艺啊。



6.  


小女孩低着头,背着个书包,自己一个人坐在到达大厅的排椅上。

外面风雪交加,白茫茫的一片,她望了几眼,很快又重新低下头,紧紧地捏住没电了的手机。

广播里连续不断地重复“因为天气原因,去往xx列车即将延迟,请旅客朋友们……”

大多数过往的人行色匆匆,没有谁留意她。最后还是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上前,和颜悦色地询问小妹妹你是不是跟家里人走丢了?她摇头说我没有迷路,我在等我爸爸呢。

“你妈妈呢?”

“妈妈没有来,她工作很忙……”

“那你爸爸是在长春工作吗?他是做什么的?”

“我有很久没见过爸爸了,不知道他做的什么工作。”

“这样啊……”

每次这样回答,问话的人都会露出一种怜悯而了然的神色,不再追问下去。尽管还是个孩子,她已经很擅长辨认这种神情。

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她的妈妈总是无比的忙碌;她每天都穿着长长的白大褂,身上有一股奇怪的药水味道。可是,出门前妈妈会替她扎好看的小辫子,让她自己选穿什么衣服;就算经常要加班,甚至会半夜离家,但冰箱里面总是塞满了妈妈做的美味饭菜。

“外婆,妈妈是医生吗?”她曾经好奇地问周末来替妈妈照看自己的外婆。她班上有个同学的爸爸是医生,放学时他在一群来接送孩子的家长中,也是那样一身白大褂。

“你妈妈跟一般的医生不同,她是法医。”

“法医?什么是法医呀?”

“法医的工作就是协助警察叔叔抓坏人。”

“哇,真的吗?所以她才那么忙?”

“对呀。而且你妈妈是一位很厉害的法医哦,支队里很多男法医都不如她。”

“那我长大以后也要当法医!”

外婆摸摸她的头,眼角的笑纹更深了些,“我们桃桃这么有志气!那好呀,不过你可得好好读书,以后要乖乖地听你妈妈的话……”

当然,她同样问过外婆关于“爸爸”的问题。她从小身边就只有妈妈,而妈妈又很少提起爸爸。七岁生日的时候她才跟爸爸通了一次电话。她那时太过兴奋,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果连爸爸的声音都没记清楚。自己挂掉电话之后才发现,正在厨房做寿面的妈妈看起来非常难过。于是,她也不敢问她关于爸爸的事情。

关微雨并没有觉得自己的童年哪里不幸福了,可是她偶尔也会从心底渴望,自己身边有一个会牵着她的手去散步、会让她坐在肩膀上玩闹的父亲。

“外婆外婆,爸爸为什么不回津港看我们呢?”

“你爸爸呀……”

又出现了,那种她从小就很熟悉的神情——外婆的脸庞看上去就好像被水浸软了的老旧照片,有点变形,模模糊糊地看不清。

“桃桃,以后千万别在你妈妈面前提到你爸爸,好吗?”

“嗯。”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有追问为什么。

“你爸爸的事……外婆告诉你。在你三岁的时候,爸爸和你妈妈分开了,那之后就一直在别的地方居住。但这不代表他不爱你了,他和你妈妈一样爱你。”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爸呀?”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可以去找他了……”

车站外的天空变得灰蒙蒙的,雪停了。她肚子很饿,也开始犯困。

因为昨晚和出国调研的妈妈闹脾气,她干脆没吃晚饭。好不容易才上了高铁,一路上她精神绷得紧紧的,于是也不觉得饿。虽然邻座的姐姐们分了零食给她吃,但那些根本填不饱肚子。而她取出来的压岁钱都用来买票了,车站的东西还特别贵,现在她最多还能买一杯奶茶。

虽然和工作人员说爸爸会来接她,但那其实有一半是谎话。她的手机没电了,爸爸的地址和电话都存在里面。高铁上她只是和妈妈发了条信息说“我去长春找爸爸了”,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通知他?他会来车站接自己吗?就算来了,他能够找到自己吗?

“微雨?”

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有点下垂的眼角,圆圆的下巴……除了头发更长一点、看上更老些,面前的这个人,和妈妈手机里存着的合影里的一模一样。

“叔叔你……”

“……你是我爸爸么?”


7.


同学们,今天自习。下周考试,别玩了啊,赶紧准备一下。

关老师


“咦,关老师不是说今天要讲重点吗,怎么突然变自习了?”

女生叽叽喳喳地凑到一起聊起天来,男生则商讨着等会儿下课去哪个网吧。

“都快考试了你还敢迟到……才开始上课两分钟左右吧,关老师他看了眼手机就匆匆忙忙地走啦。脸都发青了,估计是家里有急事吧。”

“可是关老师手上没戴戒指呀。话说,他这年纪如果还没结婚的话……”

“那也不一定。不过,我听教导主任说过,他和他哥哥住一起,在净月区那边有一套别墅呢。”

“真的是哥哥?不会其实是……”

“啧啧,得了吧,你们可真八卦!”

“和上一届学长打听得最勤快的人是谁啊?”

坐在最后一排的李皓然显然没认真去听女生们的讨论,更没有兴趣加入有关于网吧的讨论。他仰头倒在椅子上,一脸欲哭无泪——今天可是难得支队放了假,于是他就跑过来旁听了,这也太不凑巧吧!


8.


环城高速上,关宏宇把自己的吉普当赛车开。

很多人都想不到,飙车这码事儿反而是他哥比他更在行。他们上高中那会儿关宏峰就拿了驾照,开车时那疯了似的劲儿把驾校师傅都给吓了一跳。于是有一段时间,关图安特别忧心大儿子会跑去当赛车手,直到他以优异的成绩进了警校,方才松了口气。

作为弟弟的关宏宇倒是觉得相当遗憾,毕竟以后要是有个赛车手哥哥,往外一领,在兄弟跟前多有面子啊!可惜自己即便有心往那个方向发展,最后也只跟着关宏峰学到了一点皮毛。

关宏宇撇撇嘴,结束了回忆,一边继续往车站赶,一边打起了国际长途。

“这是怎么回事啊亚楠?怎么她突然就自己买车票过来了?”

“咱闺女跟我小时候多像!离家出走这一招嘛,得……哎,我错了我错了,我还有10分钟就能到——”

高亚楠在那头说了些什么,关宏宇脸上那种带着点痞气的笑容突然不见了。

良久,他才慢悠悠地开口道:“我知道啊。我知道我不在的那段时间,是你给他开了药。除了你,这种事……他还能相信谁?周巡可帮不了他。”

“我哥我是知道的,要不是实在撑不住,他不会……”

“我从没怪过你,亚楠。真的。”

“先不说这个了,我先挂了啊,周舒桐给我打电话呢。”

周舒桐还在外勤,前几年升了支队长,如今在部下眼里是威风凛凛的一朵大警花了。

“喂,小周,是我。”

“对对,亚楠告诉我了……你查到她坐的是哪个班次了吗?”

“啥?我还没到车站呢。”关宏宇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今天自己是第一次和周舒桐通话,但对方的口气听起来就像是两人早已联系过了。上课时他一般会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包里,今天是幸好他拿课件的时候瞄到了高亚楠的几个未接来电。之前还有一连串不显示号码的,他急着联系高亚楠又在开车,就一直没有机会回拨过去。

“手机不接就打了我家里的座机?”

“那是我哥啊!都多少年了,你到现在——”

关宏宇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责怪周舒桐。以关宏峰的智商,想要在电话里扮作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

“算了算了。什么,他已经先去车站了?”

关宏宇心里一着急,加速变道时忘了打灯,屁股后面立刻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哔哔哔声。

“你不知道,长春这边……”昔日的街头小霸王、如今的优秀讲师难得地磕巴了一回,“这这边的天马上黑了啊!”


9.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关微雨的问题,只是非常和善地眯起眼,“等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

“爸爸!”

关微雨一下子扑进男人的怀里,毛衣厚厚的绒毛蹭着她的脸,又暖又舒服……那一瞬间她几乎想要哇哇大哭。没错,他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完全跟她想象中的一样。

“也、也没有很久……一路上很多不认识的哥哥姐姐都很照顾我。”

“那你有和他们道谢吗?”

“当然!”

“真是个好孩子。”那个温柔平和的声音就在她头顶,用讲睡前故事那样的口吻来哄她。这就是她一直想见的父亲——他们现在离得这样近,没有父亲的十年就好像是一场梦境。

“你饿了吧?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对了,我得先和你妈妈通个电话。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吗?”

她不情不愿地离开那个怀抱,小声说:“我手机没有电了。而且妈妈她现在不在国内……她去了瑞典……那个,交流学习……”

爸爸为什么不用他自己的手机打呢?这个想法也只是短暂地闪过了她的脑海,眼前最重要的是,绝不能让爸爸认为自己是个调皮捣蛋的麻烦小孩。而且,妈妈到底是怎么和他说的?自己放寒假了想过来玩?或者交代了他要马上把自己送回津港?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别扭与忐忑,他没再坚持要打电话,弯下腰拉起她的手,“那好,我们先回家。”


10. 


关微雨这下真的哭了,抽抽嗒嗒的,片刻之前脸上那种“小大人”的神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宏峰低头盯着这颗小脑袋,瞬间有点儿恍惚,六年前,周舒桐第一次来医院探望他的时候,也是如出一辙的哭法。

那时他情况好转了许多,下个月就可以出院了。他情绪稳定,对安眠药物也不再那么依赖,只是晚上还需要有人时时陪伴。医生建议他暂时留在长春疗养,关宏宇就用两人的积蓄在新一点的好区购置了物业。

“对不起……”

他还没反应过来,站在旁边的关宏宇已经过去给一脸鼻涕眼泪还不忘道歉的周舒桐递纸巾盒了,还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没事,人不好好的吗,没事啊。”

“关老师,对不起……”

“好啦好啦,你等会整得我哥也一起哭了,两个水龙头我可拧不住啊!”

“对不起……”

关宏峰没有继续往停车场走,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和女孩子持平。

“微雨,为什么要道歉?”

“爸爸……我这回、其实是偷偷跑出来的,我还骗了外婆,我和她说妈妈同意了我来长春找你。妈妈有没有骂你?她……她现在一定很生我的气。”

“你妈妈没有生气,也没有骂我,她只是很担心你。微雨,你为什么要突然一个人跑来长春?”

因为我想见你啊!关微雨的回答已经到了嘴边,一个人影却突然从她爸爸身后窜了出来,把她吓了一大跳,不由得下意识地往后躲。

“哥!”

关微雨眼睁睁地看着这人一把攥住自己的父亲,还摸了摸他的脸。

“你怎么没拿手机啊,急死我了!你没事儿吧?还好这儿亮堂……”

关微雨有些懵,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而且……这人的脸怎么和爸爸那么像呢?

“我没事。”

刚才的难过与委屈被全然抛到了耳后,关微雨仔细一看,发现除去服饰和发型之外,面前的两个人从五官到身高都没有丝毫的区别。

“……爸爸?这是谁呀?”

她有点疑惑地抬头看她温柔的爸爸。而他摸了摸她的头,那温柔的目光则落到了他旁边的人身上。

“这才是你爸爸,微雨。”


-tbc-


建设银行的大名是关微雨,小名桃桃。完全是私设!之前已经提醒过了哈。


评论(5)
热度(21)
2018-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