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一人之下/青也青】 阿青 (3)

某热带水果好大的威风,在南方的大家可要注意安全啊!



11. 


江州最近有些不太平。

半夜各街坊间常有似笑似哭的风声不说,一连几天城门下都发现有成群的死猫死狗。

本来北方就在打仗,这下子更是人心惶惶:江州知府干脆下了宵禁,过了戌时五刻仍在外行走的,除去巡逻的士兵和打更的衙差,一律按谋逆罪论处。

青楼里的老鸨叫苦连天,原本担心着这勾栏里营生会因此而惨淡不已;可说来也怪,国难当头,前去寻欢作乐的人不减反增。愈是烽烟四起的时候,烟花之地愈是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12.


等阿青在道观的后院里找到王也的时候,他看起来像是许多年没睡过觉了,眼下的乌青比之前更重,道袍的袖子破了几处,上面还有些斑驳的血迹。

城门外那些死猫死狗,并非真正的猫狗,各个都是顶有名的千年大妖——他们妖力散尽,全被打回了原形。阿青不晓得原来这世上有这么厉害的道士,更不晓得这么厉害的道士为何会答应跟自己结伴同行。

掩人耳目?打发时间?抑或是……真心的相伴呢?

王也低着头,眼睛是闭上的,周身却包裹着一股无比强劲的天罡煞气,想必方圆百里内的精怪都不敢轻易靠近。

阿青把自己微抖的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过去。

和那些大妖怪比,他眼下不过是不足一提的小妖,他是害怕,但他绝不能让王也瞧他不起。

“王也。”

“……阿青,是你啊。”

王也睁开眼,朝狐狸笑了笑,那个在大树下熟睡的清秀少年又回来了。

千百万个为何瞬间被抛到了云端,阿青走到王也面前,拉起他的手,“走,我们去醉仙楼。”

自从相识,王也一次也没驳过他的意,这回也不例外,他仍是点点头,干脆利落地道了声“好”。


13. 


到了醉仙楼,松鼠醋鱼上了桌,鱼皮酥脆,鱼肉鲜嫩,汤汁浓稠,色香味俱全,的确不枉多年的盛名。

王也倒也称得上豪气,菜都没吃几口就咣咣地干了几杯酒。他喝得急,气息有些不稳,多半也有之前苦战多日的缘故。阿青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把酒壶拿了过来施了个小法术,上好的梨花酒成了温润柔和的淡茶。

“你未曾食言,我自然也不能失了信。”王也耷拉着眼皮,把鱼刺一一挑出来,道:“那些妖怪,想要的是风后奇门。”

风后奇门。这个名字,阿青在京城的说书人口中听到过,印象中这名字背后还颇有一段传奇。烟波钓叟歌如是道: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苦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神龙负图岀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阿青,你应当知道奇门遁甲之术吧?”

“略知一二。”有人说那是装神弄鬼的玩意儿,有人说那是飞天遁地的法术,也有人说那是夺天地造化之学,还有人说,那是足以使一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帝王之学。

“乙、丙、丁被称为三奇,而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则是八门……”许是见阿青神色恹恹,王也停了口,略为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说白了,其实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是观天意,力所能及地改改风水什么的。而我呢,算是小辈里天分不错的,武当几代弟子中,只有我一人算是勉强掌握了这风后奇门。”

“既然是极为难得的风后传人,为何你师傅还将你逐出门外?”

“唉,这个嘛,说来话长呐……”

“我听着呢。”阿青眼睛亮了起来,方才萎靡困顿的模样不翼而飞。他殷勤地给王也倒酒(茶),王也只好认命地说了下去:“风后奇门,若应用得当,足以改变一个国家乃至朝代。自古以来,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而风后奇门,也就逐渐成了引起纷争的取乱之术。因此,我们祖师爷立过誓,再不能让这术数现世……”

阿青似懂非懂道:“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正如那万物枯荣流转,其中自有道理。若去强行更改,反而不好,是么?”

王也直接把筷子放下了,拍手赞道:“阿青,我看你颇有悟性啊!比我那帮师兄弟都强。若你有心,多半能够学得会——”

阿青笑笑,把话题一转,“可是,你学会了这风后奇门之后,心中却是放不下这天下苍生,想要入世了。所以,你逃了下山。你想用风后奇门去挽回倾颓的天下之势,我说的对不对?”

“喂,你这狐狸,是不是也太精明了些?”王也愣了片刻,最后苦笑着低头叹息,“和你处在一起,我真是什么秘密都没啦。”

“道长过奖,碰巧罢了。”

“总而言之,有些妖怪呢,以为这奇门遁甲之术能逆天改命,让他们避开天劫,甚至一下子提升几百年的修为。一听说我下了武当山,自然就找上门来了。后来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原来如此。”阿青心中一动,但也就是一转念间,“难怪妖怪们都不肯轻易放过你。”

若被凡人知道了,恐怕情势会更糟。阿青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瞧着王也的脸,这句话终究没能说出口。

“是啊,头疼得很,我几天没能够睡个好觉了。实话说,我一开始以为你也是为此而接近我的……”

“那道长是冤枉了。”阿青用手支着脸,缓声道:“出口相邀之时,当真别无他意。”他刚认识王也那会儿,确确实实就是看这小道士一个人怪寂寞的,又挺有趣的模样,于是就想着搭个伴。即便后来有了其他的念想,说当初自己别无他意,倒也不算得上是说谎。

“可不嘛?后来我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师傅总是告诫我们,精灵鬼怪万万不可信……但遇上你之后,我觉着,妖怪里也有值得倾心相交的朋友。”

阿青轻轻皱起眉:倒不是因为王也曾误会了他的初衷,而是他如今在王也的眼里,也不过是个“朋友”。

也罢也罢,来日方长。

凡人的寿命,再怎样短,总归有个几十年吧?


14.


阿青那时以为自己总算是看透了名叫王也的凡人。

后来他做过许多的梦。他梦到他们回到了江州的醉仙楼,整日整夜地吃酒聊天。

他还梦到他们回到了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外头雨声震天,王也披着湿漉漉的头发问他,你明明是只白狐狸,为什么名字叫阿青?

他梦到王也一动不动地抱着他睡着了。阿青偷偷把自己的内丹渡入他的口中,道士眼底下的乌青瞬间都不见了。阿青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很快活,突然想摸摸他的脸,于是变回了人形。

醒来之后,阿青总是感慨,那数十载光阴,他到人间游历,然后认识王也……不就是一场大醉,一场好梦吗?


-tbc- 


对不起,我真的以为这一更能完结的……我又高估了自己!!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感觉说明了很多问题呢……(。下更,一定能完结!!!为了买下了我安利的白,我也一定要完结 TvT


评论(2)
热度(24)
2018-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