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一人之下】【青也青】阿青(4)

小师叔和碧莲打了个酱油~有点西皮倾向吧,不过我就不打tag了。

我明天还得上班,不过祝大家国庆快乐哇!难得的长假要玩得开心!!


15. 



“这位半仙,可愿替在下算一卦桃花?”

难得厚着脸皮摆了算命摊儿,结果偏偏给这位碰上了——王也认命叹了口气,“可以是可以,不过得给钱呐。”

阿青今儿穿了一身青衣,摇着白扇子,十足风流的纨绔子弟做派。

“那是自然。”

王也还是耷拉着眼皮,语调平淡无波,“贫道不收你那些个金银财宝。”

白狐狸笑眯眯地把挂在脖颈上的玉坠取下来,塞到道士的手里,“是不是我用法术变的,想必道长心里有数。”

那玉坠并不算大,仍带着点肌肤相触后的余温,通体晶莹剔透,是实打实的上上品。沉如心中事,清似眼中泪,当赠意中人;阿青特意没告诉王也,那是他们家祖传的宝贝,整个狐仙的洞府,千百年来也就这么一颗。

醉仙楼一别后,阿青回了家里。族中长辈许久不见他,自然是疼爱有加,好吃好喝的供着。可没过上几日,他便觉得无趣得紧,于是又跑了出来。

临走前,傅蓉偷偷问他,阿青,你还没有渡完劫,是不是?他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问道,阿青,人间好玩么?

挺好玩的。

她又问,凡人有意思么?是不是挺可爱的?他这回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十丈红尘,风华曼妙,可他的心思,全在眼前这一人身上。

“我随口说的,如此贵重之物怎能轻易送了人……”王也没料到对方跟他来真的,脸上顿时有些讪讪的。

“道长是否觉着你我无缘,万万都不肯给算一卦?”阿青皱眉,把委屈二字明晃晃地写在脑门上。

“这个,这个,倒也不是……”

“那是为何?”

王也拗不过他,只得道:“桃花么,我说不好。但能看得出,小公子这辈子都过得顺风顺水,没遭过什么大难,今后亦会如此。”

“承蒙吉言。这下道长非得收下这玉坠不可了。”瞧着那弯弯如月的眉眼,王也心里再叹了口气,着了他的道儿了——差点忘了阿青是只狐狸精。就算打不过自己,在许多事情上,他都是胜券在握。

此时正是暮春时节,柔柳摇摇,野绿连空;淅淅沥沥的春雨如同牛毛,打湿了王也的道袍。

阿青道:“王道长,这人间如此大,遇到了便是难得的缘分,不如结伴走罢。”

王也愣了愣,“可我这是要往临安去……”

“果然是缘分!在下也要去临安。”

“……然后我还得去趟京城。”

“当真巧了,在下亦是如此打算的。”

天青垂水,素色溶漾,王也眨眨眼,明白过来了。

“好。”



16. 


说来还真是凑巧,两人到临安那日,碰到了难得一见的盛景。

“老丈,为何这东市店铺都空了?”

老汉行色匆匆,急得头都不肯回,不停地张望着,“哎呀,二位没听说?兰台寺那边有大热闹可瞧!”

“哦?我们初来乍到,还真不晓得。”

“琴圣张之维你总知道吧?今日午时,他的大弟子张灵玉将奉旨在临安的兰台寺内弹奏祈福——哎呀哎呀,没空跟你多说了,去晚了可要错过喽!”

张灵玉。前些年在京城时阿青便听过这名字。传闻中他年纪轻轻已是一头白发,衬着眉间朱砂痣,有谪仙之姿,以至于不少闺中少女都对他芳心暗许。偏偏他寡言少语,不近女色,只跟小师弟张楚岚走得极近。这对师兄弟琴艺不分高下,平日里似乎也纠缠不清。

有人说他爱琴如痴,有人说他有断袖之癖,也有人说他眼见师傅收了个出身市井的关门弟子、心有不甘,还有人说他琴音玄妙却有邪声,不如张楚岚纯粹。种种流言蜚语,其中渊源究竟如何,只有他们二人知晓。

“……国难当头,当今圣上不体恤民生,却以为这靡靡之音可逆转天下颓势?”阿青摇摇手中折扇,话中带刺,“在人间好几十年了,有时我仍是觉得,想不透你们凡人。”

王也面无表情,脚步却是快了些,“不管怎么说,琴音总归是无辜的。走吧,我们也去听一曲。”

似是要嘲讽王也所言那般,琴音隐隐而来,听调子应当是《广陵止息》。

王也的脸色马上变了。

阿青若有所思道:“没想到,是位有骨气的琴师啊。不过……”

荆轲刺秦王固然悲壮可歌,然则秦王之后还有楚王,楚王驾崩了也有吴王。

圣明的君主不是没有过,可无可救药的昏君总是更多些。



18.


离开临安的时候,已是初冬。

仗打得愈来愈急,陆路不大安全,他们只得改走水路。没有船夫愿往京城的方向去,阿青便买了一艘小船,王也这次没有问他是哪里弄来的钱。

孤舟缓缓北上,江峡两岸猿啼不断,在落雪的山峰间回荡。

“阿青,你说,那个张楚岚……他为什么要假扮他师兄去兰台寺?”

那日在兰台寺,玄妙莫测的琴声如水流般源源不绝,时而势如破竹,有雷霆万钧之声;时而磅礴豪放,如霜刀破竹、鹤唳晴空。众人听得入神,一时之间都忘了所奏之曲,并非圣旨中钦定的《文王操》。

琴曲将终未终,便有禁卫入内大声喝止,原来当今圣上也到了寺内听曲。

“张灵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违抗圣旨?!”毕竟是法相庄严的千年古寺,禁卫倒也不敢直接动刀子。

琴师从容不迫地从帘子后走出来,仔细一看,哪里是琴圣的大弟子、一头白发的张灵玉?

刹那间人声鼎沸、议论纷纷,“居然是张楚岚!”

“这不是张灵玉啊?”

“咦,怎会是他?”

“除了张灵玉和琴圣本尊,这世间就只有张楚岚能弹出那样的气势来……”

张楚岚似是满不在乎,流里流气地扯了扯嘴角道:“哎呦,好大的阵仗。你们可看清楚了,方才一曲《广陵》是我张楚岚弹的!他张灵玉可没这火候……”

禁卫们就要碰到他的衣角,王也面现不忍之色,阿青瞧在眼里,正打算施个法术出手相救,却有一黑衣僧人如鬼魅般出现,在众目睽睽下将张楚岚带走了。

虽穿着僧衣,可看那身形,分明是个年轻女子。

“谁知道呢?反正张楚岚肯定是没事啦,你不必挂心,不必挂心。”

阿青对王也那时的神情念念不忘。如果自己一旦有危险,他会担心么?更重要的是,阿青觉得比起自己,王也和张楚岚更像是一类人。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介怀的,阿青转念一想,他们都是凡人,而自己却是妖。人妖有所不同,本是天经地义。

王也道:“再等我几天,阿青。等我……等此间事了,我就跟你走。”

他闭上眼,阿青从未见过他如此放松的模样;他干脆把脑袋都枕到了阿青的肩膀上,“或者……你跟我走也成。反正到时候都听你的。”

离家时傅蓉问他的时候,其实他心底早有了答案。但此时他更是确定,为何那个渡劫的天雷迟迟不打下来——这个道士,才是他命中的劫数。


18. 


偶尔午夜梦回,阿青若睁开眼,会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就像山洞里那个大雨过后的清晨。

不一样的是次日王也会回到他身边,然后米水不进地沉眠数日,连动都不动一下,眼下的乌青更是深得骇人。

阿青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要装作不知道。

王也是凡人,一生如蜉蝣如晨露,有些事必须赶紧做完,万万等不得。

阿青是妖,活了五百年的妖,多半还有上千年可活——他比凡人有耐性多了。



19. 


阿青的确极有耐心,他最终等到了那一天。

到京城的当天夜里王也就消失不见了。阿青本以为他跟以前那样,到了第二天清晨便会归来。

可王也没有回来。他的包袱还在,随身细软碎银也没带走。

阿青觉得事情很是不妙。他变回了狐狸,四处去找王也。


-tbc-


忍不住看了天师下山。老天师太帅了吧,小师叔依旧很美貌。好像之前没说过,这文里面的地名都是我胡乱起的,时代也是架空,大家千万别较真。其实也不会有人在意吧,但我还是说一句。

下更真的完结。不完结我的西皮永远不发糖!!!!



评论
热度(23)
201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