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盗梦AU/山花/双北】Shallow 浅滩(上)

看了下期预告,魏护士的造型,再加上盗梦空间的梗,我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非现实向,跟明侦的各角色有关,西皮主要是山花无差,还有一点双北



Shallow 浅滩(上)


0. Do You Need More


个子相当的两位少年肩并肩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其实说少年也不太贴切,以他们的年龄,青年或许是更精准的形容词——重点是,他们十指相扣,手臂时不时贴靠在一起,既亲昵又自然,于是引起了不少路人的侧目。

清秀的那个突然开口道:“我的梦想很简单……”

爱笑的那个弯起指尖戳了戳对方掌心,语气也明晃晃的勾人:“是想吃火锅了呢,还是想在三环内买房呐?说出来,哥哥都满足你。”

就像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芬芳醉人,浪漫的表白就算棒读起来仍旧浪漫,“……我只希望能和你手牵手,在太阳底下散步。”

恋爱中的人总是异常敏感,再如何微不可闻的叹息也能够被破译为惊天动地的暗语。

“为什么还是梦想?小白,我明明就在这里啊。今天阳光就很好,我也拉着你的手。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他看着他,眼里似乎有雾。

“你不明白。我的梦想和此时此刻在本质上是不同的。我希望你在这里,所以你才会在这里。”

“哎,我这儿不太好使。那可不是一回事儿嘛?”

过了好一会儿,他缓慢地重复道:“大勋,你不明白。”



1. Longing For Change


正方形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圆桌,两张椅子。墙壁纯黑,摆设纯白,极简主义被执行得淋漓尽致。

“刘昊然同学,请进。”

负责面试的是一个小个子男人,看模样不过三十出头;他没穿正式的西装,老式格子衬衫搭配破旧的牛仔裤,染过的头发微卷,居然比来面试的青年更多些学生气。最奇怪的是,他身处于这个充满后现代科技感的房间里,居然也如鱼得水,丝毫不显得突兀。

“何老师好。”

“哎呦,认识我啊?”何炅站起身来,亲切地为年轻人拉开座椅,眼角的笑纹溢着善意。

刘昊然点头,“是啊,至今学校里还有不少关于您的传说。”

“是吗?都走了快十年吧,还能被同学们惦记着,我这曾经的园丁真是不胜荣幸。”何炅不置可否地笑笑,打开了桌面上的文件夹,“好啦,叙旧到此为止。我看了你的简历,毕业作品就获得了业界的广泛肯定,又在艾森伯格那工作了两年……之后想跳槽去著名的建筑设计事务所想必很容易。你比其他候选人优秀了好一大截,所以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为什么要来应聘这份工作?”

青年摸摸鼻子,“我按部就班了两年,大家都羡慕我……但我发现那不是自己想走的路。”

“年轻人常有这种心态,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

“你们待遇挺好的,工作时间很灵活,最重要的是,不用加班……而且,有几个面试没过的同学和我提起过你们,感觉会是一份很有趣的工作。”

“你这孩子真实诚,他们都没成功,说不定想诓你来着。”

刘昊然笑笑,虎牙隐约可见,“那倒不会。我有自己的判断。”

何炅嗯了一声,看样子是暂且接受了他的这个说法,“行,接下来请你先还原一下魔方。”

十八阶的正阶魔方——刘昊然下意识地深吸了口气,他高二时就“入魔”了,所以他十分清楚,偶数阶次的魔方比奇数的更难设计。比方说,八阶比九阶晚了许久才被同一个人设计出来,而那也不过是五年前的事情。

如他所料,这份工作绝非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简单。

刘昊然松松领带,解开了衬衫袖口的扣子,问:“请问何老师,还原的过程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吗?”

“继续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你毕业之后……”



2. The Surface


粉红短发的女孩子瞪大眼睛,整个人几乎趴到了面前的显示器上,“撒老师撒老师撒老师!这个男孩子挺可爱的耶,个子高,鼻子长得好好哦。他和小白虽然都是下垂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一个像月光,一个像阳光……”

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挖了下耳朵,“鬼鬼你几岁了都,花痴得也有个限度啊,流的口水要搞脏屏幕啦。”

女孩无视了无情的双重人身攻击,噼里啪啦继续吐槽,“你跟何老师挑候选人,是单纯看长相的呀?我,小白,再拉上欧姐姐……我们小分队都可以直接出道了吧?”

撒贝宁向来自恋得光明正大,“我们本来就出道了啊。你连红爆宇宙的nznd都忘了么,经纪人怎么当的!”

以为这一军能把她将得死死的了,结果对方不按理出牌,鬼鬼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拜托,上一回我扮演的是鬼巨星啊,不知哪里来的过气男团根本入不了我的法眼好不?”

撒贝宁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她扯皮,转身把话头抛给了待在房间角落里安静观察的另一位分队成员,“小白,你呢,认为这孩子怎样?”

“他解魔方的手法非常标准,空间想象力和逻辑能力极强……”被叫做小白的男孩子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地分析道:“虽然何老师没说什么要求,他还是将步数压到了最低,应该是下意识地追求完美和效率,而且,我没看到他失误过一次。按照目前的速度,最多再过一分钟他就能还原魔方了。”

“哇,没想到这么厉害~”女孩拍拍手,开心蹦跶了一下,“我们运气真好!那小白你可要准备闪亮登场咯!”

撒贝宁懒洋洋地附和了句:“对啊,既然小白都这么讲了,看来我们找到了新的筑梦师。”

白敬亭却蹙起眉,口吻变得有些模棱两可:“还说不好,待会聊过才知道。”


3. Modern World


六色魔方被摆在白桌的正中央。

“2分28秒。”何炅看了下手表,不掩赞许之色:“刘同学平时对魔方有研究么?”

“高中时了解过,算是兴趣爱好之一吧。”刘昊然不动声色地摸摸手腕,“但从没参加过比赛。”

“打扰了。”

门被推开,一位皮肤白皙的青年走进房间,纯黑的墙壁与西装衬得他的脸几近透明。

“啊,时间卡得真好!昊然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白敬亭。你刚刚还原的魔方就是出自他之手。”

白敬亭微微颔首,就算是打了招呼。

“原来白先生也是何老师的学生么?”刘昊然止住了伸出去的右手,忍不住多打量了片刻对方眼角的泪痣。

白敬亭没答话,何炅深知他的性格,不落痕迹地打起圆场,“我?我哪有什么可以教他的,小白可是留过洋的海龟。”

“嗯,我没怎么在国内上过学。”这回白敬亭反应过来了,“你主导的几个设计方案我都看过,很新颖也很大胆,将人类心理摸得相当透。”

“哪里哪里……”

两人商业互吹了片刻,何炅清清嗓子,“昊然,我们这边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你呢,还有什么想问我们吗?”

“也没什么……对了,如果面试到此为止,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何炅和白敬亭立刻交换了一个眼神,“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一是学长们告诉过我,他们都在等待室里睡着了。如果说是巧合的话,也太不合理。其次,这个魔方这么多轴,各个轴扭动的时候手感没有任何差异,这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的。最后……我家里有人在体制内,所以我对Shallow系统算是略有所闻。我参加这次面试,很大部分是想要了解这个技术。”

何炅朝他伸出手,目光温和,笑容真挚,“恭喜你昊然,你通过了。”

“谢谢你,何老师。”

“接下来由小白来跟你介绍工作内容,你听完了再决定是否要加入我们。”



-tbc-


我尽量在周五前更完……尽量(。



评论(8)
热度(40)
2018-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