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山花/魏白无差】困

枯水期即将来到,决定奋起自己产粮

无差小短文,一发完,算是现实向,甜的=w=




放在桌面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本来背台词就不是特别专心的魏大勋立刻拿了起来,飞快地扫一眼后松了口气。

[还有十分钟到你酒店]

[702,直接上来]

魏大勋发完信息,喜悦席卷过去之后,心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这算啥呢,秘密恋情?酒店幽会?

他说不好现在两人算是什么关系,但肯定不单是兄弟或朋友而已。

有次白敬亭在访谈中说,“魏大勋喜欢的类型啊……他是个女的就行。”

镜头里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嫌弃。

他们的“西皮”算是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于是隔了几天就有小记者转述这句话给本人听。魏大勋起先愣了下,反应过来后打了个哈哈蒙混过关。

两人再下一次见面,正好是去喝酒。

魏大勋瞧着白敬亭逐渐泛红的白皙侧颈,有那么一瞬间的鬼迷心窍,“小白,我其实不是那么随便的。不过……我觉得,你也可以。”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倒不是后悔说出这句话,而是觉得这样的告白未免太逊,好歹他还是谈过几次恋爱的,怎么就没一点长进?

“不是,那个,我是说……我的意思是,你就很好。”

如此没头没脑的话,白敬亭竟听懂了,在这方面他们同样默契十足。白敬亭难得的没表示嫌弃,他凑过来,调皮地眨眨眼,声音压得很低,“是么?我也觉得你挺好的。要不我们两就凑合下?”

“好啊。”

一起喝酒的还有别人,热闹和喧哗被隔开,时间静止不动,世界忽明忽暗,桌底下两人十指相扣,仿佛一个被秘密交换的吻。

他们太了解彼此,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后,顺理成章地滚上了床。

做这一行注定了和爱人聚少离多,于是只能一起跟时间与空间较劲。

那句话怎么说的,要是真的想见,天南地北,都不过是一抬腿的距离。

“累死我了。”

刚坐了四小时高铁的白敬亭进门就把口罩脱了,往沙发上一摊,“哎,连续几天赶大夜戏,真心难扛,还好今天放假。”

有戏拍的时候就得连轴转,担任主演的一天工作15小时以上再正常不过。

“高铁上睡着了没?”魏大勋在旁边坐下,递了个剥好的玉米给他。

“眯了会儿。毕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不敢真的睡。”白敬亭坐直了身,就热啃了两口。酒店的房间里堆满了零食,花生瓜子饼干牛肉干,全都是他平时爱吃的。

“离了助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大明星作派啊。”

“他最近挺累的,”白敬亭打了个哈欠,“要是再跟我跑这一趟……太辛苦了。”

魏大勋点点头,“嗯。下回换我去找你。”

“行。哎我说,你这房太暖和了吧,光线又这么暗,”白敬亭嘴里叼着玉米也不忘抗议,“搞得我都困了。”

“深圳的气温比厦门更高呢,这空调都调23度的。你把外套脱了给我。”

“那倒是,跟北方一比,南边还是暖和得很……”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从剧组八卦聊到新发行的鞋子,平时微信上他们没少聊天,但见了面却还有说不完的话。再怎么鸡皮蒜毛的事儿都要拿出来细细地跟对方说,仿佛这样分享一遍才能稍稍弥补彼此分离的时光。

肚子填饱后,白敬亭脑袋一歪,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魏大勋瞧得心疼,“困了就睡,别硬撑啊。正好我也想睡会儿,来来来,陪你一起躺着。”

说完就真的把人抱上了床,还贴心地把眼镜摘了放到床头。

“不行不行……不睡……”白敬亭嘴里还在嘟嘟囔囔,“好不容易我们都放假,我大老远跑过来见你一面,如果不做点什么只是睡觉,那可太亏了。”

“哎哟,那你想跟哥哥做点什么啊?”

魏大勋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上手捏了捏小脸。上回见面时圆乎了些的脸蛋如今又凹了回去。哎,天都这么冷了,这人咋都不长膘呢,真是违反自然规律。

白敬亭也是个人才,困成这样了居然还有余力翻白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魏大勋你心里有数。别在这跟我装啊。”

魏大勋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他低头去亲那双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有数有数。但我们一起睡觉哪儿亏了?”

别进牛仔裤里的衣角被拉松,一双温度恰好、干燥的手掌伸进里面去,按摩一样把紧绷的肌肉揉平。

“嗯……”怀里的人舒服地长长叹了口气,“你再摸摸我。”

上节目的时候白敬亭几乎是本能地抗拒他的碰触,不过那种不情不愿的姿态对魏大勋来说也是一种乐趣,就跟逗猫似的,猫咪越是躲,他越想进一步占便宜,真被挠了都不怕。

白敬亭又打了个哈欠。

“好了好了,不闹了啊。你这黑眼圈造型师都要盖不住了,睡吧。”

“那你得让我抱着。”

恋人这黏糊不清的撒娇口吻让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当真是浪费至极。

但对方是真的很累——再说了,日子还长着呢,过了今年他们还有明年,后年……

于是魏大勋甘心情愿地变成人形抱枕,只轻声地喊他的名字:“小白。”

过了很久很久白敬亭才带着鼻音应了一声:“嗯?”

“我从来不觉得跟你在一起是凑合。我觉得你真的不错。”

当初那瞬息间的鬼迷心窍本也有一丝心存侥幸,但时至今日那份冲动已经变成了天真而愚钝的勇气。

他老被笑个子大胆子小,的确没错,他怕黑,他怕一个人待着,他更怕从悬崖峭壁上坠落。

但如果有这个人一起同行,他觉得自己就不怕了。

白敬亭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他睁开了眼睛,声音里有笑意,更多的是坚定不移的从容,“我知道。我一直都相信你。”


-end-



本来想写点肉的,但明天要上班的我也很困了,就这样吧!



评论(7)
热度(140)
2018-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