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山花/魏白魏】猫の恩返し

枯水期,继续用爱发电!虽然我无法描绘出他们可爱的万分之一。

一发完,魔法猫咪白跟倒霉人类勋的甜文,甜到我都要嫌弃自己了!


猫の恩返し


1.

魏大勋特别喜欢小动物。

小猫他喜欢,小狗他喜欢,小兔子他喜欢,小仓鼠他也喜欢。只要是毛茸茸的小动物,魏大勋都很喜欢。

一看见就双眼发光,一上手大脑就疯狂分泌多巴胺。

但他也不是从小就这样的,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魏大勋想啊想,想起来了。

是因为自己小时候遇到了一只流浪猫。


2.

说是流浪猫,其实只是他的猜测罢了。

那只猫皮毛雪白,眼睛还是相当漂亮的蓝色;虽然脖子上没有项圈,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被遗弃的。

遇到猫咪的那天,魏大勋自己反而像是在流浪——最初不过是一气之下的离家出走,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在废弃工厂里迷了路。

好饿啊,他摸摸自己的肚子,从早上到下午没吃过东西了。

好冷啊,天阴沉沉的开始下雨,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他衣服穿得少,这会儿便觉得受罪了。

幸好他发现了一个能够躲雨的水泥管道。刚准备钻进去,却有细细的猫叫声入耳。

猫咪似乎是受伤了,有气无力的。魏大勋冒雨找了好一会,终于在一道坍塌的墙壁后找到了叫声源头:一只白色的猫崽子掉进了水坑里,尾巴竖得老高,多半是身体被卡住了。

“乖乖的不要动哦,我这就来救你。”

好心肠的小朋友弯下腰,吭哧吭哧把猫咪从水坑里抱了出来。

猫咪眨巴眨巴眼睛,低下脑袋,闻了闻魏大勋。这彻底把魏大勋给萌到了,整个世界有一瞬间都是粉色的,以至于好一会儿他才瞧见猫咪的爪子上有斑驳的血迹。

“你你你受伤了!”他下意识的朝四周张望,打算找点啥给猫咪包扎一下;结果自己脚一滑,扑通一声掉水坑里了。


3. 

水坑比魏大勋想象中的要深,大概是工厂的排水口,只不过被散落瓦片和石头盖住了不少。

魏大勋身上衣服湿了大半,最糟糕的是,他右脚踝被水底的钢筋和石头卡住了。

怎么这么倒霉啊,魏大勋叹了口气,他忍住疼痛、憋足劲往上爬,但完全没用,动都没动一下。

他只能扬起脖子往外瞅,还好被他救了的那只猫咪没有跟着一起掉下来。

“你没事就好,这样我也不算白费力气。”

这猫倒很讲义气,看见魏大勋落难,自己也不走了,在旁边喵呜喵呜地绕起圈子。

“你别管我啦,去找你妈妈吧。”

猫轻轻地抖了一下耳朵,然后伸直了尾巴,轻轻甩了甩,似乎是听懂了他说的话,在表示不肯走。

魏大勋学港片里发哥的那些角色开始咆哮,“不要让我做无所谓的牺牲,你走!快走啊!”

白猫不理他,眯着眼高冷地端坐在旁边,姿态颇为优雅。然而它毛都黏在了一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魏大勋眼见自己做不成英雄,难堪中不由得生出几丝难过来。

“唉,怎么不听话啊,我还想把你抱回家呢。当然,你愿意跟我走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只小猫,他就特别特别喜欢,不听话也想好好养着天天惯着的那种喜欢。

“可惜……我可能回不去家了。”

他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脑子昏沉沉的,让人难以抵挡的困意一阵阵地袭来。

“真冷啊……”

猫咪不再叫唤了,蹲下身舔他的脸,好像这样能让他暖和一点。光线很暗,猫咪的瞳孔变得跟打磨光滑的黑曜石一样,圆圆的很是可爱,深不见底。

“……我不想死……我想一直照顾你……”

这道蓝色的光圈哪来的?是猫咪的眼睛吗?不过真的好漂亮哦,而且闻起来甜甜的,是跟糖果一样的味道……

雨水淹到了下巴的位置,魏大勋迷迷瞪瞪地产生了许多奇怪的念头。

彻底晕过去之前,他隐隐听到了父母的声音。


4.

在医院醒来后魏大勋问的第一句话是:“那只猫怎么样了?”

坐在床边的魏爸爸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什么猫?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一个人。”

魏大勋固执地摇头争辩,“可明明我有看到一只猫。白色的,小小的,特别可爱,还懂人话。要不是它一直在那陪着我,我早就——”

魏妈妈突然哭了起来,边抹眼泪边抱住了宝贝儿子。

魏大勋明白过来,抬起手,轻轻地拍她的背。


5.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大多数猫咪的寿命也就十多年,魏大勋心里清楚,那只小白猫应该早就不在了。

后来他带着猫粮去过许多次那个废弃工厂,直到那块地被推平重建了游乐园——那只猫跟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见不到踪影。

之后好长一段时间,看到了相似的白猫,魏大勋心里总会莫名地抽一下。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那只猫,他心想,不属于我也没关系,我希望有别的人对它好一辈子。

魏大勋小朋友,就这样在一只猫身上体会了初恋的感觉;他的人生注定与众不同。


6. 

但后来好像也没那么不同。

他按照家里的意思,念大学时选了金融专业。可毕了业他没进银行,更不愿意去家里的房地产公司,跑动物收容所当起志工来了。

父母不敢再约束他,儿子小时候离家出走差点被淹死的经历让他们心有余悸。

反正平安快乐就好,平安快乐就好。

而魏大勋自己呢,原本是想当个兽医的,没能如愿是个莫大的遗憾。可他想得挺开,世上太多人连梦想的边儿都碰不到,他算运气好的了。

这家不盈利的慈善救助机构名叫“天堂之家”,意在给流浪的小动物一个家。魏大勋觉得这个名字特别好,每天还有摸猫逗狗这样天大的福利,绝对是份十足十的美差,就算倒贴钱他都愿意做一辈子。


7. 

怀里抱着滴露、毛毯、玩具、猫猫狗狗的各种罐头,饶是年轻力壮,刚采购完的魏大勋走得还是颇为吃力。

没办法,志工就那么几个人,除了一位老太太跟魏大勋,其他人都有正式工作,并不是每天都在收容所,所以一些活儿只能他来做。

“等等!”

莫名其妙地被人从后面拉住了袖子,力气又大到出奇,魏大勋一个站不稳,差点儿往后仰倒,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无论家教再好,魏大勋也忍不住冒了火,“请问您有什——”

“哐啷!!!”

一块巨大的广告牌砸了下来,碰巧就落在魏大勋的脚边,目测不超过半米。这一个月风大,老街区很多建筑还没来得及检修。这不,出事儿了。

魏大勋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之前没人及时地拉自己一把,他今天估计就交代在这该死的洗衣粉广告牌底下了。

他想和那位好心人道个谢,回头一看,身后竟是空无一人。

“兄弟,谢了……啊?”

大白天的咋还灵异事件了呢,明明上头说了建国后不让成精的啊?

魏大勋嘀嘀咕咕地弯腰捡东西,最终决定把这个小插曲当作他既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中又一笔神奇的色彩。


8. 

红衣女孩从天而降,精准地落在了墙角,威风凛凛地一伸手,趴在那里的猫咪马上被她抱得老高。

“你这都第二次了,要报恩也有个限度吧?你是知道的,我们的能力不可以用来改变人类世界的法则啦!”

白猫慵懒地半闭上眼,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女孩龇牙咧嘴地抗议道:“拜托!你变成这个样子……这个样子不能帮我忙就算了,我可没空照顾你啊!”

白猫甩了下尾巴。

“白白,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了?”

女孩的口吻循循善诱,一副苦口婆心的神情,可惜微微扬起的嘴角将她出卖了,“白白你是不是恋爱了?宁愿变回原型也要一次次的救他。这些年,你一直看……”

白猫终于朝她挥挥爪子,屈尊降贵地喵了几声。

知道自己说啥都没用了,女孩举手投降,“行吧,行吧……真拿你没辙。我把你送过去就走喔。”


9. 

动物收容所来了新的猫。

这只猫很特别,雪白的蓬松皮毛,蓝色的圆眼睛,体态轻盈,举止优雅,一点都没有流浪动物的样子。

在门口捡到它的魏大勋飞快地进入了热恋一般的不理智状态。

其他的小动物他当然是喜欢的,但这种感觉他很久都没有过了——具体来说,十五年前曾经有过一次。

失而复得,何其幸哉?

魏大勋不允许自己搞砸,他摊开双手,蹲下身来,十分有耐心地缓缓靠近猫咪。

面对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猫咪既没有瞪大眼睛也没有往后退,反而主动用粉红色的鼻子闻了一下魏大勋的手指。

多年的小动物爱好者、资深铲屎官松了口气,这是个好现象,他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摸脑袋。被躲开了,但没使出猫猫拳。

魏大勋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转而进攻耳朵后面,猫咪稍微侧开了一下,还是没去挠他。

再去摸下巴,猫咪终于不再躲,逐渐被摸得舒服了,还发出呼噜呼噜的气音。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存在呢,魏大勋觉得自己胸口都给掏空掉了,原本是心脏的地方被一个巨大的棉花糖取而代之,又软又绵,还甜丝丝的。

老太太瞧小伙子撸得这么投入,有些不忍的提醒他:“这小猫是挺招人疼的……可我看不太像野猫,或许是哪家的猫儿走丢了呢?大勋,我们要不要张贴一下告示?”

魏大勋继续撸,答得心不在焉,“好呀,我去。”

他抱起猫就往外走,美滋滋地补充了一句,“决定了,就叫它小白吧!”

留下老太太一头问号。


10. 

很快魏大勋把小白的喜好摸得清清楚楚的。

喜欢吃哪个牌子的罐头,喜欢被自己摸哪个部位……魏大勋长处不多,天生擅长跟小动物相处算是一样,尤其小白还格外的依赖他。

对待别的志工,小白的态度最开始是冷漠的,甚至还有些警惕;所幸有魏大勋陪着,总算跟大家慢慢熟悉起来。亲近是亲近了些,可就魏大勋能随时随地摸它,就连大多数猫咪的禁忌——肚子和尾巴都让摸。小白生气了会逃跑,偶尔也会咬一口黏猫的铲屎官,但从没见过血。

“我看你干脆把它领养回家得了大勋。”何老师——大家都习惯喊他老师,因为他真是位教阿拉伯语的大学老师——诚心诚意地建议道:“它这么喜欢你,你也别辜负了人家。”

“我也想的,但我爸妈那肯定行不通。”魏大勋闷闷不乐地解释,“他们最讨厌看到我整日和猫猫狗狗混一起了,说我玩物丧志。我是爱玩,可他们怎么是物呢?”

当志工是没有钱拿的,只能在家里住,生活开销都是从父母那拿。反正他家里有钱,父母不会真的计较。魏大勋这米虫当得也很有觉悟,逗老人家开心那是一套套的,但总归不能厚着脸皮为了方便养猫而搬出去自己住。

“不过……不过,我妈的确对猫毛过敏。我总不能让她天天难受,是吧。”

何老师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是啊,我们大勋是个好孩子。”

本来趴在窗口晒太阳的小白像是听懂了他们俩的对话,凑过来舔了舔魏大勋的手。

这可把魏大勋感动坏了,原本低落的情绪过山车似的飞了起来,直接上手抱着猫贴脸亲,搞得小白又是炸毛又是嗷嗷叫,爪子都亮出来了,但在空中挥了几下,究竟还是没狠心挠下去。


11.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就像来的时候那样突然,小白不见了。

“明明昨天还在这里的啊……这是去哪儿了呢?”

魏大勋失魂落魄的念叨了一天,他把附近的公园全都找遍了,还不死心地开了一堆小白喜欢的猫罐头放在窗口,就盼望着猫咪饿了会自己回来。

第一天,没回来。

第二天,没回来。

第三天,小白还是没回来,有个皮肤白皙的男孩子出现在收容所门口。

“你好啊。”魏大勋忍不住盯着人家看,人类的皮肤居然能够白的发光?

“你好,我叫白敬亭。今天我是来……”

魏大勋使劲点头,心脏跳得飞快,脑子也乱乎乎的,除了对方的名字之外基本上没听清楚。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呢?太不可思议了。

白敬亭被盯得略微有些尴尬,清咳了一声,魏大勋终于回过神来了,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可能不太礼貌。

“呃,你是想来领养小动物的吗?那你就来对地方了!我们这有很多可爱的小动物,全部都很萌的,”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我们有小猫啊,小狗啊,还有小兔子……”

职业操守让他忍住了没讲你要是想领走我,那是也可以的,手续都不用办。

“抱歉,我不是来领养动物的。我今天来是想谢谢你们照顾了我的猫这么多天。”

魏大勋这才注意到白敬亭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脏兮兮的告示贴,照片上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猫咪小白,“我之前在国外出差,朋友告诉我家里的猫不见了,我一时回不来,就托人到处找……然而都没消息,我心里还难过了蛮久的。结果前天它突然自己回来了,看样子还被照顾的很好,我就想一定是有人收留了它……然后看到了这张告示。今天可算是抽得出空了,就想着一定要过来亲自道谢。”

他可真聪明啊,而且这么的有礼貌。

魏大勋露出了傻笑,一紧张他说话就会磕巴,“是是是吗?”

白敬亭非常配合他,“是是是的。”

“小白不见之后我一直很担心,就怕它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原来是回家啦,那我就放心了。”

“小白?”白敬亭突然偏过头,眼睛眨呀眨的。

魏大勋想,物似主人这话说得真有道理,小白也经常这样偏着脑袋,眨巴眨巴着眼睛看人,无辜中有一丝淘气,可爱到不行。

“小白是我——我们给你的猫起的名字。不好意思,擅自给它起了名字。”

“真巧啊,我的好多朋友也叫我小白。”

魏大勋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我可以叫你小白吗?”

“可以是可以的,”白敬亭微微一笑,魏大勋觉得自己胸腔里又被塞满了粉色的棉花糖,“就是怕以后搞不清楚你是在喊我,还是在喊我的猫。”

这下子魏大勋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直接一把捞起白敬亭的手,叠声喊起来:“小白小白小白!”

白敬亭还是在笑,这回眼角都笑出褶子来了,“你喊得这么急……是在要压岁钱?不过,我是该谢谢你。”

“你千万别给我钱!如果真的要谢我……正好到饭点了,你请我吃顿饭好不好?”

白敬亭到现在也没挣开魏大勋的手,他干脆利落地应了句:“好。”


12.

之后两人去收容所附近的馆子吃了火锅,是魏大勋买的单。

“我跟这家店的老板熟,我买单有折扣。所以,这一次我请,下次再换你来。对了……我们先加个微信吧?”

这套路可真是老啊,魏大勋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思都明晃晃地写脸上了,也不晓得白敬亭看出来没有,反正他不再抢着付钱了,还同意加了微信。

那天晚上魏大勋梦到了白敬亭。

梦里面他跑着跑着就变成了一只成年金毛,白敬亭则变成了猫咪小白。

说来真奇妙,明明现实中白敬亭跟他一样高,变成动物后却是那么小的一只。

天上开始下雨,不是冷冷的水滴,而是小饼干和小糖果。天空是有点夸张的亮蓝色,云朵则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橙色。

魏大勋太开心了,以至于有点得意忘形,先去舔小白的脑袋,把猫咪整个脸都弄得湿答答的。然后他还不知足,又去舔小白的脖子——这其实也不能全怪他,毕竟小白身上香喷喷的,还有甜甜的味道。

他简直想把这么可爱的小白吃掉,但又不舍得真的吃。

因为吃掉了就没有了,这世上只有一个小白。

猫咪小白,人类小白——都是他的小白。


13. 

第二天早上,魏大勋看着弄脏的床单,觉得自己栽了。昨晚他仍旧试图说服自己对白敬亭的喜欢只是对于朋友的喜欢,眼下是哪种喜欢再清楚不过了。

除了摸猫逗狗,唱歌是魏大勋另一样拿得出手的技能。

他是个行动派,想通了就去拨白敬亭的手机,通了后话都不说就开始唱歌,“无法忘记那随时陪伴你身边的日子,或是黎明独自一人遥望星空的日子……唯独的一颗心,请不要让它悲伤度过……”

“只需一句话,就可以把你紧抱怀中,就是因为你,现在的我可以沐浴在春风中……”

歌唱完了,电话的另一头静悄悄的,魏大勋紧张得呼吸都忘了,脸憋的发红。

“大勋,我这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楚,”白敬亭终于开口了,语调不急不缓,魏大勋觉得自己想象不出他此时此刻的表情,“下次你得在我面前重新唱一次。”

“还……还有呢?”

“还有什么,你还希望我说什么?”

魏大勋很肯定小白笑了,眼角会出现褶子的那种笑。

“说我爱你吗?”

魏大勋还没反应过来,白敬亭又开口了,他的声音压得极低,沙沙作响的很温柔,真跟歌词里的四月春风一样。

“我爱你啊。”

他心尖尖上的小白,属于他了。


14.

于是魏大勋就这样有了男朋友。

相处了一个月,他觉得小白哪哪都好,即便闹脾气也超级容易哄好。

人类小白跟猫咪小白很像,有时候不高兴被摸,有时候不高兴不被摸。

魏大勋则继续发挥自己摸猫逗狗的特长——对了,他每次摸完小动物回来,小白都会用那种“你又去沾花惹草了”的眼神来瞪他。面对这样的小白,他莫名的感到心虚,只能逐渐的收敛一些。

他都有这么可爱的小白了,只宠着惯着他一个,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有时候魏大勋都会怀疑,现在这种幸福是真实存在的吗?会不会哪天梦就醒了,会发现没有什么猫咪小白,也没有白敬亭,一切都不过是他做的梦罢了。

“你傻不傻,我当然是在你身边的。不然刚刚和你睡觉的是谁?你右手有这么好使吗?”白敬亭嘴上说得嫌弃,身体还是诚实地抱住了突然有存在感危机的恋人,“脑子不行就别想太多。有问题我来解决,你相信我就行了。”


15. 

红衣女孩拿着一杯奶茶,坐到了正在慢慢啜饮咖啡的白敬亭身旁。

“白白~你真的谈恋爱啦!看起来这位饲主很不错嘛,脸都圆呼了。”

“鬼鬼。”白敬亭朝她点了点头,当作是打招呼,“你不忙了?”

“切,我们喵喵国的小王子还是这么会聊天。”女孩吐了吐舌头,还扮了个鬼脸。

“其实你没必要替我母亲来做说客的,我暂时不想回去。”

“好吧,我猜你也不愿……可那个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万一被发现了……会不会吓到他啊。”鬼鬼叹了口气,脸上八卦的笑不见了,这回是真心实意的担忧之情,“人类和我们毕竟是不一样的。以前也有过得知我们能力的人类,后来发生了什么不用我多说吧。”

白敬亭握紧了拳头,“我们不会那样的。”


16.  

魏大勋觉得一切都进行的太过顺利了,可能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吧。

可运气再好也是要努力,平时他可能不太靠谱,关键时刻偶尔还掉链子,但什么事更重要他比谁都拎得清。

魏大勋跟收容所把义工的活儿辞了。

“我和爸妈商量好了,明天就回公司上班。”

大家都不说话,魏大勋接着说:“放心吧,他们同意每个月都给天堂之家捐款,应该足够聘请两个全职员工的。有了这笔钱,还能给小动物提供更好的福利……”魏大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早就该这么做的。之前是我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开心……”

“你别这么说,”平时和善的何老师难得一见打断了他,“大勋,你在这里当了一年志工,对每一只小动物都是全心全意的,这一点我们有目共睹。你贬低自己也绝不要去贬低这份爱心。”

魏大勋挺感动的,眼泪差点就哗哗下来了。他没告诉收容所的人,其实他回公司还有别的条件。

他答应了父母以后会好好地努力成为他们心目中优秀的儿子,但他要搬出来住,而且他们不能逼着他结婚生子。

他都打算好了,继承公司,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工作闲暇时学好英语,退休了就跟小白一起出国养老,买栋大房子,养一堆猫狗,然后在后院里种很多的花。

“你竟然想了这么远?”听完魏大勋的计划,白敬亭似乎吓了一跳,“而且你真要跟身边的朋友要公开我们的关系?”

“对啊。我们又不是什么大明星,都2018年了,这有什么的。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我没什么,我就怕你……怕你会后悔。”

“小白,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我不是说过么,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的。”魏大勋顿了顿,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串钥匙,“就从一起住开始。我昨天找好房子了!小白,搬来跟我一起住吧,你的猫也可以一起来。”

白敬亭愣了下,突然苦笑道:“魏大勋,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猫?”

跟白敬亭交往后,魏大勋也是见过几次猫咪小白的。每次白敬亭出差都会托付他去自己家里照顾猫咪,魏大勋也笑眯眯地满口答应,从来不会流露出对猫咪主人的不舍之情,甚至不问白敬亭什么时候回来。

原来心里仍是有一根刺的。

“你那么喜欢猫,每次见到了抱着都爱不释手……你喜欢的,真是我吗?”

魏大勋沉默了一会儿,紧紧地抓住了白敬亭的手,紧到隐隐作疼,“那你呢,是为了报恩才跟我在一起的吗?”

这下轮到白敬亭愣住了。

“小白,我虽然不聪明,但也没那么傻。我知道那只白猫是你,我也知道,我小时候就遇到过你……差点被广告牌砸到的那一次,也是你在背后拉住了我吧?”

魏大勋的目光跟他的手一样炙热而坚定,“你一直都不说,我就没问你。”

“小白,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吗?”



17. 

娃娃脸的女孩子个子不够高,每次拿放在上层的冷门罐头都会很吃力。她刚想喊店员帮忙,想拿的罐头就递到了手里。

“给……小谭,是你!”魏大勋本来就是顺手帮个忙,发现竟是自己认识的人,眯眼笑了。

女孩子姓谭,魏大勋离开收容所之前帮忙招了两个新人,她是其中一位。大学刚毕业,特别喜欢猫猫狗狗。

回头见到了熟悉的梨涡,女孩也跟着笑起来,“好巧啊,大勋哥也在这儿。好久不见!”

“现在都是你负责来采购啦?”魏大勋的口吻带上了些怀念的色彩。

“是呀。大勋哥买了猫粮呢,是不是自己养了猫?”

“是的,我有自己的猫了。”

“何老师一直说你那么喜欢猫,真有机会了肯定会养一只的。看来他说对了。”

魏大勋摸摸鼻子,“我的小白可是独一无二的。”

小谭觉得这名字蛮耳熟的,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听到过。

“对啦,这么碰巧遇到了,你要不要跟我回趟收容所?多亏你每个月的捐款,我们救助的动物比以前多了一倍呢。”

“哎,还是算啦,我身上如果带别的味儿,我的猫可能会不理我好久……”魏大勋笑得更灿烂了,“再说了,小白还在等我回家吃饭呢。”



-end-


我坑品不好,干脆攒着写完了再发。大家喜欢的话就把红心蓝手留下来吧~

希望年底前他们还能再发次大糖!


评论(8)
热度(102)
2018-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