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山花/魏白魏无差】海

《困》的后篇。上回是花视角,这次是山的。

我似乎写谁的视角谁就比较攻?还是现实向,一发完。



白敬亭公寓的空调前天就坏掉了,师傅来过两回,说是得换个啥零件才行。

“哎呀妈呀,你怎么开着窗啊!”

白敬亭听到门响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也不回头,继续看手里的剧本。脚步声和衣物的摩擦声异常的清晰,黑字开始歪歪扭扭地跳舞,然而演员最后的倔强不允许他这么快就移开视线,“空调坏好几天了,明儿应该能修好吧。”

房内有冰块碰撞的细碎声音,不远处的茶几上多半放了两杯冰美式;楼下拐角处就有家星巴克,他特意告诉过某个爱喝饮料的家伙。

“你的咖啡我放这儿了。那干嘛不换个房间呐?”

魏大勋对这个话题不依不饶,而剧本上的字体仍在不听话地跳草裙舞,白敬亭干脆闭上了眼,去猜魏大勋在干什么。他喜欢玩这种推理游戏,仿佛跟世界玩捉迷藏,充满了奇妙的乐趣。不像圈里很多的前辈后辈,白敬亭不擅长琢磨旁人的心思,但通过周围环境中残存的蛛丝马迹,他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到可靠的线索。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一种独有的观察习惯。

刚认识魏大勋的时候,白敬亭觉得这人属于难度较低的类型,后来接触多了,发现隐藏关卡居然蛮多的;他不是知难而退的初级玩家,未知因素反而激起了一探究竟的斗志。默契与惊喜并存,才是维持长久关系的秘方。

一双手结结实实地环上他的肩膀,淡淡的橘子味飘了过来。

“咋不说话呢?我们男主角就这待遇啊?”语气词的音调稍微扬高了些,魏大勋不耐烦时常用这种口气讲话,“我让助理多开间房,就这附近的酒店。你今晚就搬来——”

白敬亭脸上故作严肃,心里其实挺受用的,“瞎说什么,剧组对我可好。深圳这几天不冷不热的,我就懒得换房间了。”

魏大勋“哦”了一声,低下脑袋,像感到寂寞的狗狗一样用鼻尖去蹭白敬亭的脖子跟耳朵。

“……而且,海风吹着不挺舒服么?我最近可是天天看海,快活似神仙。”

阳台上的风景白敬亭的确是喜欢,刚住进来就发了instagram。碧海蓝天,试问这世上谁不喜欢呢?

还真有人不喜欢,其中一个碰巧就在白敬亭旁边——魏大勋有些漫不经心地接了句:“是么?可我觉着这海呢,盯的时间久了,还挺让人难过的。”

“为啥?”

“说不清,就是很神秘吧……又让你觉得自己很渺小……”魏大勋伸手摸他的喉结,他条件反射地想躲开,那只手也就放下去了,“比方说,站在海岸边的时候,浪花儿会用力把你往后推,然后再用更大劲儿拉你走。如果岸边没有人,你可能就跟着海浪一起走进海里去,再也不回来了。”

这话听着没头没脑的,却让白敬亭心里咯噔一下;他莫名其妙地想起魏大勋有咬指甲的习惯。

其实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了,比自己年纪大、喜欢照顾他的人手指尖上总是有翻起来的皮,每根手指都有,大拇指最为严重。一起拍戏的那段时间甚至有凝固的血痂,管服化的姐姐见到了好一顿骂。后来每次背台词,魏大勋干脆闭上眼、双手合十,那姿势跟祈祷中的少女似的,没少被其他演员笑话。

白敬亭下意识的捉紧了魏大勋的手,虽然对方这会儿根本没有要咬指甲的迹象。

“我以为你喜欢海。我们在土耳其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

“是啊,你给我拍了好多好看的照片!我还拿了一张做手机锁屏呢。”

“那不就得了。”

“可有一天我看到手机锁屏,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这么美好的时刻已经逝去了。不知道我们啥时候还能再回去玩一趟,而且,真等到那天,或许早已物是人非……”

白敬亭愣了片刻,突然觉得闹心得慌,“你在别人面前那么会打趣卖萌,怎么搁我这就成天悲秋伤春的呢?”

一瞬间气氛有点僵,所幸魏大勋反应快,“我这不是跟你撒娇嘛?”

白敬亭默默松了口气,顺着台阶下了,“撒娇?行,那你再给我好好撒个娇,我听着啊。”

大概是心虚,魏大勋当真从善如流的拖长了尾音,唱戏一样咿咿呀呀的,“人家不远万里地赶过来~你咋就这么冷淡呢?”

白敬亭觉得脸颊上拂过的呼吸带着咖啡的苦涩气息,还带着丝丝凉意;他想,好意思说我冷淡,冷的明明是你。

小明星毫不吝啬自己只值五块钱的演技,连兰花指都上场了,“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两眼~人家老伤心老伤心了~”

白敬亭终究被这带着大碴子味的“撒娇”给逗笑了,举手投降,“行啦,风尘仆仆的,快去洗个澡。我待会让你见识一下啥叫……叫热情似火。”

跟明侦那帮老司机混久了,昔日的纯情早就不见踪影;但他毕竟还是脸皮薄,免不了磕巴一下。

“不用,航班晚点,在机场洗过了。头都洗了!”说完还用力抖抖脑袋,橘子味一下子浓起来,估计是从上一个酒店顺来的洗发水,直接倒了一整瓶。

早就知道答案的白敬亭装作很满意的样子点点头,“你远来是客,这回我让你。”

“嘿,在床上哥哥还要你让?哎对了,我想起来你上次录节目的时候还在那笑哥哥最快是吧,等会看看谁比较快啊。”


* * *

等完事儿之后,那杯冰美式里冰块早就化掉了,在玻璃上留下了一滩水迹。

白敬亭把自己打理干净,重新拿起剧本,坐在窗边背了起来。海浪声一阵阵的传到房内,不知疲累,永无止息,像北风吹过无边无际的沙漠,又像无数只蚕在吐丝成茧最后死去。

白敬亭忍不住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将悬起的心按回胸膛。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告诉自己,我会一直站在岸边,绝不让他真的走进海里去。


* * *

魏大勋睡眼惺忪的坐到白敬亭身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头发全都翘到了一边,T-shirt皱巴巴的跟睡衣一样松松垮垮挂在肩膀上,露出锁骨旁边淡红的痕迹。

就算是这个状态,他看起来依旧是健全又敞亮的。

瞧他满脸都是好想搂过来的神情,白敬亭对这个肌肤饥渴症患者有条不紊地下达了指令,“你先去刷个牙。等会儿我们一起点外卖。”

魏大勋可能还是有点迷糊,很听话的朝厕所去了。白敬亭也站起来,慢悠悠地跟过去。

只见这东北汉子一点都不客气,拿起白敬亭的牙刷就往自己嘴里塞。

房间的主人挽着胳膊站在浴室门口,故意等了一会儿,才拍拍脑袋说:“啊,那支牙刷我昨天刚刷过鞋子的,忘了告诉你。”

魏大勋十分惊恐地扭头看他,眼睛瞪得老大,嘴角还有泡沫流出来,那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白敬亭笑得前仰后合,手扶着门框,断断续续地问难道你嘴里没尝到清洁剂么?

魏大勋反应过来了,随便漱了口水,抱住他狂亲一通。亲着亲着自己也跟着笑了。白敬亭很喜欢他笑起来时喉咙里发出的气声,紧接在笑声后面,短促又轻柔,不仔细听很容易错过。

“是不是想跟哥哥再战三百回合啊?”

肢体相交的热度太过真实,散落的欲望重新被捡起;明明刚刚才做过好几次,两人此刻又生出了滚回床上去的心思。


* * *

外卖送来之后,两人都换了睡衣,穿着拖鞋把阳台的门打开,把桌子搬到了外面。

“别说,这小风吹的,还真挺舒服。”

“对了,我的探班礼物呢?”

魏大勋夹了一大筷子的干炒牛河放进嘴里,看来是把不久之前的减肥宣言彻底忘到了脑后,“窝揍是里唔啊。”

上一次魏大勋来探班的那天,白敬亭开玩笑一样地伸手要礼物,这位演艺圈最抠的奇男子还真没让他失望,当场从包里掏了一堆有的没的出来:粉丝塞的应援物,AD钙奶,就连南孚电池都有。

白敬亭立刻笑成一团,特地拍了照片,让魏大勋再三保证下回探班一定要带像样的礼物。

“敢情你助理是拎着你来给我探班的?”

魏大勋又对砂锅粥发动了攻击,“哇这粥好烫,你等会慢点吃……哥哥都给你买咖啡了,还不知足呢?”

说好听了,魏大勋这人是简单纯粹,说难听了——好像没法儿说难听——说直接点,就是特别的接地气。

这几年白敬亭没怎么逛过菜市场,但他觉得跟魏大勋处一块儿,就有种逛菜市的感觉,四周热热闹闹的,所有想要的东西都鲜活明亮、近在眼前。

在天上飘得久了,既容易孤单也容易变态,就这样吸一口人间的烟火气,心里就踏实了。


* * * 

天已经全黑了,凉意像藤蔓一样攀上暴露在衣物外的皮肤,楼下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车灯仿佛一个个闪过的光斑。

他们如果一直这么待在阳台上,或许会被人看见。但这一刻,白敬亭觉得无所谓了,他只想抱着面前这个人不松手。

魏大勋以前从来没有推开过他,这次同样不例外。

总有一天,不管舞台上的灯光再亮,他们也能够拥抱彼此。


-end-


写这篇的初衷就是想让大勋履行对小白的“下次换我来看你”的承诺。

然后周末跳着看了妻旅,发现原来大勋是有咬指甲的,突然觉得他或许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快乐,甚至可能有一点没安全感。小白呢,表面上斯文软萌,其实是淡定从容还有点“刚”的类型。这么看他们真的很配!连反差之处都这么互补!天生一对!



评论(5)
热度(41)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