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伪装者][楼台] 旧事 -上-

妈蛋,写连载写得好苦,我也要写写短篇段子!不用咬文嚼字了,开心。

这篇算是亲情向吧,当然,你们要看作爱情我也是没有意见哒~




旧事 (上)



1. 生病


刚到明家那几年,明台是有些惧怕明楼的。他这位兄长的背总是挺得很直,说话一套套的,像极了学校里的老先生,也不怎么对他笑。

明楼又不似明家大姐明镜宠着惯着自家的小少爷,该打该罚时他绝不容情。

若问明台,谁扮的红脸、谁扮的白脸,那么大哥明楼肯定是严厉得几乎不近人情的那一个。


于是,明台有一两年的时间,都不太敢去亲近明楼。他开始只是躲着他,后来心里逐渐生了些怨气。既然大哥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接回家呢?……还好我有大姐疼我。这样想着,明台再度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大哥那离去的挺拔背影。


两人关系的转折是明台的一场病。

某天明台独自跑出去玩,受了凉,还迷了路,幸好阿诚及时出去找了回来。明台烧得迷迷糊糊的,半夜醒来时,发现坐在自己床边的居然不是明镜,而是板着一张脸的明楼。他的大哥抿着唇,脸色阴沉,似乎马上要发火了——对,明楼的确是反复叮嘱过他,不许下雨天还出去玩。

可那又怎样呢?尽管心底清楚自己不占理,但明台还是觉得又委屈又难过,他“哇”地哭起来,“我要大姐!我……我想姆妈了……姆妈……”

万万没料到明台会突然提起他那过世的生母,明楼到了嘴边的安抚幼弟的话顿时都说不出口了。那张病得蜡黄的小脸整个皱了起来,像只刚出生的小猫似的。

明台继续哭,他想起刚才自己做的那个噩梦,变得非常的不讲道理,“……我才不要你!我不要你!我要大姐……大姐呢?我要大姐来陪我……”

明楼很久都没说话,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座雕像。

明台抽抽搭搭地抱怨个不停,直到此刻为止,他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的在意明楼,“……在这个家里,就、就只有姐姐真正的疼我!你根本不喜欢我,只把我当作包袱。你成天就知道带着阿诚哥,不爱理睬我……”

慢慢的明台终于哭够了,他抬起头望向明楼。

大哥的眼圈竟然红了。难道大哥是在伤心吗?明台揉揉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他一瞬间觉得身上、心里都不那么难受了——他想看个仔细,但明楼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去。他的背还是挺得直直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低沉有力:“大姐她明天才能赶回来,今晚我照顾你。”

明楼难得如此的温柔,惹得明台又哭了。他想道,原来大哥还是在乎自己的。


明楼出去拿了温水和退烧药回来,还有一碗稀粥,一口口的喂明台吃。

“大哥……”明台乖乖地吃完,犹犹豫豫地开了口。他刚才哭得太久了,这会儿嗓子还带了点儿湿湿哑哑的哭腔。虽然喊了声大哥,他却不知说什么才好,他觉得自己应该道歉的,他或许伤了大哥的心——可是,他心目中的大哥是一棵参天大树,怎样的风雨都撼不动,他真的会因为自己的几句话伤心吗?自己就这么唐突地道歉,是不是太过自不量力了呢?

明楼伸出手,摸摸这个正默默纠结的小弟的头发,似乎什么都懂了的模样。

他答:“大哥在这。”


明楼的的确确是一棵风雨难撼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强大而可靠,稳重又神秘——但是明镜和明台——他的姐姐和弟弟,这个世上他至亲至爱、拼尽一切都要护着的家人,却是他的根。


多年后,换成明楼做起了噩梦,整日为了必须出生入死的幼弟担惊受怕。

他甚至好几次梦见了明台举枪指着自己,还是跟小孩儿时那样哭。

而明楼到了梦中,也还是当年那句话,“大哥在这。”



2. 习惯


自从和大哥的关系变得亲近后,明台养成了一个不太好的习惯:他在明镜面前撒娇卖乖,却总在明楼面前调皮闹事。其实,他只是想博取来自姐姐和哥哥的关怀。两岁多的时候,他曾经被抛弃过一次——生母惨死眼前、生父下落不明,到底还是给幼小的明台留下了心灵的阴影,他害怕被再度抛弃,于是他不断地渴求着来自明镜和明楼那不计得失的爱。

在有的地方,小孩子的观察力往往比大人还要敏锐,何况明台从小就是个极度聪明的孩子。他学会了如何去吸引家人的注意力。

明镜自然是疼爱明台的,她把这个小弟当作宝、当作心头肉,她甚至谈得上是溺爱着明台了。所以明台在他的大姐面前肆无忌惮,仿佛天性一般懂得怎样让她欢喜。而明楼呢,他这位大哥愿给予他的温情与爱实在太过内敛了。明楼的城府深厚,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无法捉摸的。他不像明镜,会让明台钻进自己的怀里,会帮他洗头发,会每时每刻嘘寒问暖。

明楼仿佛是鞭笞教育的信奉者;或者他是打算与明镜溺爱般的关怀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平衡一下明台的性子。他还是担心明台被家里的人惯得无法无天,以至于以后离了家就去到处惹人厌了。

但明台那时候还小,他才不知道明楼这些心思呢。他总在家里、在学校故意闹出些什么事情来,偏要明楼为他生气,要明楼动怒了去骂他罚他,这样才心满意足。明台知道,只要他不踩着明楼的底线,不管是闯下多大的祸,只要他一服软,掉个眼泪、认个错,明楼就会开始心疼他,反而软语低声哄起他来了。

明台后来回忆起这段往事,发现自己真的是有够幼稚的。那些赌气般的行为,其实还有些争强好胜的意思在。

大哥,你在乎我么,你是在乎我的吧?

——你到底有多在乎我呢?

那就看看我们俩谁先服输吧。

明台乐此不彼而又不自知地反复探寻着明楼的爱,不惜付出皮肉受痛的代价,同时还担着彻底磨尽兄长耐心的风险。


汪曼春跟明楼在一起后,有回跟他说起了他的这个小弟。她笑着说了句挺有意思的话,明楼一直记得。她说,刚开始呢,我以为你弟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少爷,后来接触久了,又觉得他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但是等再走近一些,才发现他是真的很讨人喜欢。


明楼笑笑,说到底,他也是位无法免俗的、非常护短的大哥。虽然他爱着汪曼春——那时候的汪曼春,她对他来说,仍是一个“外人”。不似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他们注定都无法舍弃自己的名字。

于是,在明台是否可爱这一事上,明楼并没有跟她多说什么。

那是他的小弟啊,他亲手养大的小弟。不管是远看近看,即便惯出了再多的毛病,在他看来,当然都是讨喜的。



3. 追问


等再长大了一些,明台逐渐的懂事了,开始喜欢听明楼讲古今中外的英雄豪杰。他总是会不断地追问明楼,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那迫切的口吻,以及闪亮的眼神,就像以前他缠着明楼给他讲睡前故事的时候。每次明楼以为明台已经被自己哄得睡熟了,正要偷偷摸摸地回自己的房间,小家伙就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边拽住明楼的衣角不让他走,一边奶声奶气地追问,然后呢?

明台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这位大哥什么都知道。仿佛他是一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百科全书,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当然,明楼知道的还是要比他这个小弟多上许多的。

他知道,那些英雄大多没有美满的结局,或为国捐躯、或被小人诬陷,或被最信任的战友所背叛……他们往往在胜利的黎明到来之前,就闭上了双眼。明楼也知道,世间还有数不尽的英雄,根本不为人所知,更不为人惦记,就那样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可是这些他暂时还不想告诉明台。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必告诉他。他的弟弟还小,他只想护着他;就像在明镜的眼里,他们两兄弟永远都需要她的照顾,如果她不叮嘱他们要好好吃饭睡觉,他们就会彻底给忘掉一样。


而且有些问题是明楼也难以回答的。比如说为什么中国会被日军侵占,为什么人们会老会死,为什么明明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但却要忍受分离。


“大哥,你是汉奸吗?”

明台终于还是长大了,他的问题越来越让明楼为难。

他最后还是踏上了跟明楼一样难走的路,时刻需要伪装,再也没法做个“正常人”。毕竟在这样的一个年代,做一个置身事外的“正常人”真的太难了,几乎是奢侈的愿望。何况,从小明楼对明台的教育,便是让他怀有一颗忧世拯民、奋进求成的热血心肠。他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又能怪谁呢?

明楼在心里苦笑不已,到底他还是没法护着这个小弟一辈子啊。


“如果下车的是我,你会开枪吗?”

终于明楼也忍不住去问明台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尽管他非常的清楚,明台给出的答案,不管是否定还是肯定,哪一种都会令自己伤心或失望的。这无异于将一把尖刀插入自己的胸膛,再将热血溅到明台的身上。

明台沉思良久,答:“不知道。”

“……是吗?换成了是我,恐怕也无法回答。”


虽然明台给出的答案并不如意,但明楼突然之间却感到了释然。


有人曾说,问是爱,不问也是爱。

而同样的,答是爱,不答也是爱。


“大哥……大哥?”

你爱我吗?

我爱你吗?

有些问题,本来就不需回答。



-tbc-




评论(27)
热度(225)
201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