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琅琊榜][蔺苏] 一寸欢喜 (29)

呜呜呜还是没赶上初五!

祝大家猴年行大运,富过蔺阁主,美过梅宗主~




百鬼夜行



“两位可否还记得,我昨儿提起过的海神祭典?”

闵泰此话一出口,蔺晨的眼睛登时便亮了,他忙颔首道:“记得记得,正打算问你怎么回事呢。”

“皇太子被暗杀一事,早已被视作不祥之兆。大约是巧合罢,志贺岛的渔民这几月出海都十分不顺,不少渔夫竟是一去不返……于是岛民们便决定将来年的海神祭典提前。而且,今年的祭典不同往常,不但有斋女做法,还会选择一位巫童作为祭主。”

“由巫童来担当祭主?还有斋女……”蔺晨挑眉,嘴角多了一抹玩味,“哦,莫非……”

“我听说,南楚等地亦有类似风俗……”闵泰脸上突地有些不自在,“斋女将于海神阿昙矶良降临过的海边洞窟之内,扮作阿知女,手持长矛,头戴桐叶,随歌起舞……被她呼唤来的海神则会附身到巫童身上,与斋女交合。这样一来,海神的恩惠便会通过斋女的躯体,长留于这志贺岛上……”

蔺晨听得津津有味,而梅长苏眼皮都没抬,一脸了然地抿了口茶。

“嚯、嚯,这可太有意思啦!绝无错过之理!闽兄,那海神洞穴在何处?”没等他答话,他便转向梅长苏道:“长苏啊,到时候我们俩去瞧瞧热闹吧。”

梅长苏并未答话,闵泰抓耳挠腮了半天,最后缩缩脖子,道:“咳~那个,蔺公子……”

“你不用害怕,祭典时我们俩至多就躲在一旁偷看,肯定不会惹麻烦上身的!”

“对,闽兄不必担心,这位蔺公子呢,没什么旁的本事,但偷鸡摸狗是相当在行的。”一直沉默着的梅长苏突然帮了句腔,而被冷嘲热讽的那位仍是笑嘻嘻的,不光是一副完全不计较的模样,还兴致勃勃地接了话,“总之,你告诉我那洞窟大致的方位就行。”

“蔺公子、苏公子……那海神洞窟位于志贺岛的东南,并不难找,沿着浅滩走过去就是了。不过,一旦涨潮,那段浅滩——也就是前往洞窟的唯一通路,便会被海水彻底淹没。今儿是初十……”闵泰掐指,略略一算,“那么,落潮是未时左右了。那段时间神社会有不少人手到那浅滩上守着,不让轻易靠近。除非蔺公子会使障眼法,否则怕是瞒不过去的。”

蔺晨心道,区区障眼法,又有何难?但他面上还是正经道:“等等,难道便不能坐船过去?”

这问得合情合理,闵泰却立刻摇头否了,“那一带的风浪太大,若是行船,很容易撞上四周的岩石和暗礁,万万使不得啊!”

蔺晨有意现出失望之色,果然闵泰停顿片刻,又开了口道:“不过,据我所知,要去这海神的洞窟,倒是还有另一条路……”

蔺晨拍手乐道:“太好了,闽兄你当真是消息灵通!”

闵泰苦笑着摇头:“蔺公子过奖了,这条路并非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虽说是路,但其实根本没人走得了!岛上的老人曾告诉过我,东边的悬崖上有条路通往洞穴,十分隐秘,也十分危险,故而被称为’神明之道’。这东瀛啊,不比中原,那峭壁上可没有开凿好的栈道供人可走。”

蔺晨心思转得极快,天险他并不是没见过,打小他就喜欢在琅琊山上漫山遍野的乱跑,老阁主的奇门遁甲之术都这般被他学去了不少。蔺晨估摸觉着,等到了晚上,借着夜色,凭着轻功下去是完全可行的。即便多背一个梅长苏,应当也不算难事儿。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只听闵泰还在苦口婆心道:“而且,近来那洞穴之中的用器、贡品常有被动过的痕迹,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神社的人疑是妖怪作祟……总之,蔺公子你呀,还是放弃的好。左右再过个三日,等这海神祭典完了,我们的生意便好做了,到时把货物卖了,收好药材,我们便启程去别的有趣地儿。”

听到这妖怪作祟的传闻,蔺晨更是兴趣大增,后面闵泰说的都没往心里去。但他还是顺势唉了一声,“本是一出大热闹,可惜啊可惜……”

“对啦!说起来,两位公子不远万里到这东瀛来,还不知是为何缘由?若不方便说,那也没关系。但讲出来,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蔺晨答道:“也没什么要紧的。我呢,真的就只是来替我爹抓几味药,顺便长长见识罢了,至于他嘛……”

梅长苏慢吞吞地端起茶盏,拨了拨浮叶,悠然接道:“我此行是为’夜啼石’而来。”

闵泰不由愣了,“夜啼石?”


——夜啼石的故事,在东瀛民间几乎人尽皆知;梅长苏则是碰巧在琅琊阁的书库中的一本奇闻异志上读到的。传闻有一位名唤阿珠的女子,丧了夫君,又怀着身孕,无奈之下,只好将家里珍藏的短刀筑州左文字卖了。她行到小夜山中,不幸遇到了强盗索财。那盗匪不顾阿珠苦苦哀求,将她砍伤,夺刀而逃。阿珠临死前用最后一丝力气将肚中孩子生下来,然后抱住了身旁的一块山石,将自己灵魂附在上面。初生的婴孩嚎哭了许久,正当力竭之时,有一位僧人恰好路过,那块附有阿珠之魂的山石忽地大声啼哭,终于引来了僧人。僧人好好埋葬了阿珠,并将那奄奄一息的孩子救下,为他起名音八,带到了寺里养育。但这块山石从此却是夜夜啼哭,不管如何超度皆然无用,于是被附近的村民称为“夜啼石”。十多年后,音八长大,成为了颇有名气的刀研师。某天,一位客人拿着一把短刀光顾他的锻造铺。音八上前瞧了瞧,赞道“是把好刀,缺刃实在可惜”,那客人回答“这是因为我曾在小夜山中砍杀一个女人,却误中旁边的山石,才会受损至此”。音八闻言,想起夜啼石上的刀痕,不由悲痛大哭。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尔后拿起新磨好的刀将那位客人杀死,报了弑母之仇。由此,那把短刀被改名为“小夜左文字”,成了众多名刀收藏家追寻的目标之一。

若说要找“小夜左文字”,闵泰或许还有几个办法可一试,但要去找那块传说中的山石……

似是看出了闵泰的为难,梅长苏笑道:“闽兄,我只是觉得传说很有趣,便想着有机会到东瀛的话,定要去看一看这块夜啼石,去听一听它是否还会夜夜哭泣?其实找不到也是无妨的,就当作出门游玩一番也罢。”

闵泰抚了一下胸口,收敛惊容,他此时只觉得这蔺公子跟苏公子的心思都是千奇百怪,难怪成了好友;他深觉两人不好伺候,再闲聊了片刻,便起身道自己还有事要办,匆匆告别离去。


目送着闵泰的背影,蔺晨心知肚明梅长苏方才讲的那些不过是随口拈来的托辞,是为了让闵泰早些离开。要真要说起来,比起那夜啼石,恐怕他对返魂香更感兴趣一些。那本《百鬼夜行》之中有那么多的鬼怪传说,梅长苏偏偏挑了一个关于复仇的来说,蔺晨难免多了个心眼。

他端正身姿,肃道:“长苏,今晚跟我去探探那海神洞窟吧?虽然祭祀不是今日,但先去瞧一眼也挺不错。我背你下去,你带几个火折子,正好帮我探探路。”

“好。”

见梅长苏答得干脆,蔺晨心头一热,去拉住他的手,“你的命这么矜贵,就不怕跟我不慎失足,我俩一起葬身海底?”

梅长苏淡然一笑,“我信得过你。”


待天色转暗,两人带了打火石、铡刀等物出了门。深秋之夜甚是寒冷,一路上他们并未遇到村民。闵泰所言不虚,从东边的峭壁往下眺望,果然隐隐有一条崎岖的小路通向海边的洞窟,只是这条路险峻无比,断石累累,好几处须得踏空过去;若无一身上乘轻功,恐怕真就要成了浪里冤魂。

梅长苏划亮了火折,蔺晨便负住他,小心翼翼地往下纵越。冷风如刀,吹过峭壁上的石隙,呼呼作响,还好梅长苏头脸与身上都包裹得足够严实,蔺晨一路上也尽量用自己的身躯帮他挡一些。

走了一炷香,毕竟身上背负了一人,便是轻功甚有独到之处的琅琊阁少阁主,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密汗珠。梅长苏瞧见了,腾出手来,一边为他擦拭,一边调侃道:“蔺少阁主,此番前去,并非窃玉偷香,你还如此卖力,图什么呢?那海神洞里,眼下可没赤裸起舞的阿知女呀。”

难得蔺晨还有余力回了句嘴,“此言差矣!此言差矣!我身上负着一位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大美人儿,如此本少爷都可坐怀不乱,自是定力一流。啊呀,这世上的姹紫嫣红,是再难入我的眼啦……”

许是勾起了当初游仙坊时两人之间那个赌约的回忆,梅长苏笑道:“你也不怕自己猪八戒背媳妇——”

“为了给你找一把上好的胡琴,我可是跑遍了整个并州,嘴皮子都快磨破了……那回才叫吃力不讨好呢。”

其实蔺晨这番话并无埋怨之意,但梅长苏听在耳中,却是难以言语。又或许心底到底是有个疙瘩的,蔺晨想了许久,也没憋出句什么来把这桩儿揭过去。茫茫黯夜,惊涛拍岸,蔺晨突地隐隐听到了一声轻如叹息的“抱歉”,影影绰绰的,仿佛梦中的回声,若醒来便会发现不过是一场美妙的错觉。然而蔺晨的心神未曾动摇一毫,便是连追问的欲望都没有。不管之前心情如何,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得以完全肯定,自己是真的不再对那件事挂怀了。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总算是到了那传说中的海神洞窟之外。夜里涨潮,正如闵泰所言,除了从悬崖的小道下来,真的再无旁的路了。两人在洞口歇息片刻,先行算好剩下的火折子能够燃多久,便一前一后踏入了洞窟。这洞比蔺晨与梅长苏所想象得要深许多,近海的入口处高而窄,可是一旦置身其中,却发觉内里十分旷阔。

两人举着火折子,边走边四下探看,并未发现有任何人或者妖怪的踪影。待得两人行到最深处,只见洞穴正中心有一块巨石,约有三人高,上面密密麻麻的缠满了麻绳与看似符咒的纸片,想来便是举行神事之处。这巨石四周不止摆了铜铃、树枝与种种供物,还有奉着一面铜镜。蔺晨饶有兴味地驻足细看,随意慨道:“这东瀛的神道教里头,足足有八百万神明,有日神,山神,石神,海神,树神……就连各种动物都能成神,他们也不嫌累得慌。”

梅长苏没接话,他绕过了巨石,走到一处凹陷的石坑附近,突地咦了一声,“蔺晨,你过来瞧瞧……这儿有个小孩!”

那孩子身形瘦弱,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年纪,靠着石坑,缩成了一团,既看不清面目,也不知是死是活;梅长苏心中焦急,俯下身正要细看,却听蔺晨喊道:“……长苏,躲开!”

他的话音未落,那孩子一跃而起,已是手掌一翻,来势汹汹地朝梅长苏劈来!



-tbc-



夜啼石的传说是真的,上个资料图。


小飞流~总算是把你盼出来啦啦啦=v=

是不是觉得心情很激动?是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点红心送蓝手码字写评的冲动?不要压抑,放飞自我吧~



评论(52)
热度(205)
2016-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