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琅琊榜][蔺苏]一寸欢喜 (30)

元宵节快到啦~蔺苏流也终于团圆=w=



死而后生



“……长苏,快躲开!”

梅长苏到底曾习武多年,得了蔺晨提醒,他的反应亦是不慢,竟斜身避过了这出其不意的一击,向后连连退了几步。那稚童见一击不中,猱身再上,身法快如鬼魅,与那日血煞派来的东瀛刺客十分相似!

蔺晨此刻离两人足足有三丈远,只怕待得他过去,梅长苏已遇不测。无奈之下,他只得全力推出一掌:情势紧急,他不敢再托大用别的门派功夫,使上了自家的绝学照影手,这一掌未留丝毫余力,但见掌风到处,便是梅长苏手上的火折都被翕忽熄灭,可见其威力不俗。

那孩子侧腰受了蔺晨这一掌,身子直直飞了出去,先砰的一声撞到石壁上,而后软绵绵倒下,不再动弹。转瞬间经历如此变故,梅长苏面色已是煞白,他本想出言责问蔺晨何必对一个小孩儿出手如此重,可心里又感念对方的相救之情——正所谓关心则乱,若易身处之,换成他眼睁睁看着蔺晨遇险,定然也会失了分寸。心思玲珑的江左盟宗主却是不知,琅琊阁少阁主有那么一瞬确是怀了杀意——年幼时,蔺晨曾随着老阁主游访苗疆,随处可见的毒虫奇蛊把他吓得不轻,老阁主却笑着告诉他:世人皆惧断肠物,不知最毒是人心。切记人性本恶,万万不可大意。

自小受父亲的熏陶,又熟读史书,加之在阁中见惯了人世百态,什么仁义道德、家国千秋、正邪是非,其实蔺晨并不太放在心上,行事只须不违背他自己那套准则便可。若危及了他蔺晨看重之人的性命,便是十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他都能狠心下手。而且,只要能达到最终目的,手段便是阴毒一些,那又何妨?不过,他与梅长苏在一起后,为顾及心上人的感受,少阁主这段时日办事已是收敛了不少,平常最多不咸不淡地笑梅长苏几句,都身在江湖手握一大帮派了,还束手束脚、不懂得变通。

梅长苏急迈出几步,又停住不敢靠得太近,他转身央求道:“蔺晨……你……你过去看看他,好不好?”蔺晨点点头,拾起地上的火折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他小心地用手托住那稚童的后心,一来方便输送内力、施救疗伤,二来若对方再有异动,他只需掌力轻吐,这孩子登时便没命了。


察看片刻之后,琅琊阁少阁主倒也是打心底懊悔了一下自己方才出手太重:这孩子瞧着不过五六岁的年纪,眉眼清秀,生得甚是可爱,相当合他的心意;只可惜此时面色蜡黄,无半分血色。他周身衣物又破又旧,裤脚、袖口处有不少污垢,显然是流浪多时且无人照料之故。海神洞窟里的那些供物有被动过的痕迹,想来正是这孩子寻不到食物充饥,偶然发现这洞窟内既有吃的,又可避风挡雨,所以每天夜里才会待在这里。既然村民与神社的人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那么他定然也没有走浅滩的那条路,而是跟蔺晨与梅长苏一般从峭壁那头下来的。身负绝顶轻功、身法又如此奇诡……蔺晨略一思量便不难推测出这孩子是近日被东瀛国主剿灭的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

——他们专门掳来资质上好的孩童,先隔绝他们与外界的一切接触,用药物和灵术控制其行动,再授以他们种种暗杀之法。而这些孩子长大之后,统统都心智不全,既不分善恶,也不知人情冷暖……他们有一身奇绝狠辣的武功,对组织的首领唯命是从……

闵泰的话语仍在耳际,可这孩子为何要对从未见过的梅长苏狠下杀手呢?蔺晨想不透,故而施救时还是存了一丝疑虑。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梅长苏道:“方才多半是我吓到这孩子了……又或者,他把我错认成了旁人。”

这孩子目睹过同伴被杀,多年来深受药毒所苦,眼中所见的世界怕是与常人大为不同,举止乖张离奇些,那倒也不难理解——

“……大概罢。”蔺晨叹了口气后,久久不再言语。梅长苏见状,终是按捺不住,开口相问道:“他的伤势……怎样?”

蔺晨自然是不愿梅长苏难过的,只低声含糊道“不太妙”。其实,这孩子生生挨了他一掌,受了极重的内伤,此刻已是奄奄一息、半死不活了。若非蔺晨正源源不断地送真气过去吊着最后一口气,他自身的内功根基又很不错,只怕这会儿早去阎王爷那儿报了道,准备来世投个好人家了罢。

之前梅长苏光瞧着蔺晨的神情,便知这孩子凶多吉少,听到他这么一说,更觉无望。

那孩子突然呻吟了一声,或是回光返照,居然睁开了眼,略茫然地望向身旁两人。大概是感受到了梅长苏注视自己的目光中那真切的悲悯之情,他望着望着,眼中竟缓缓淌下泪来。

梅长苏再也不顾对方片刻之前还要取自己性命,他凑过去,伸出手一缕一缕地将那孩子蓬乱肮脏的额发撩开,再仔细地为他拭干净脸上的污垢。

“别怕……你别怕……我在这里……”也不知那孩子听懂了没,只见他眼睫轻颤,泪珠随之簌簌滚落。最后他只是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未吐出一字,便又昏了过去。

蔺晨沉声问道:“长苏,你当真这么想救他?”

梅长苏闭目,诸多画面如眼前走马灯般掠过:不知为何,这孩子让他恍惚间似乎见到了当初在梅岭苦苦挣扎的自己——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受人遗弃,丧亲之痛、背叛之苦,种种滋味堆叠起来,当真称得上是剖心沥骨——若这孩子就这么在他面前死去了,他便觉得仿佛是当日的林殊又死了一次。

“……倘若我说,我真的很想救他呢?”

“那我救他便是了。”

蔺晨讲得轻松,却并非夸口。他这是想起熙阳诀来了:那日,刻于古钟之内的铭文蔺晨不仅尽数拓于布帛上用信鸽寄回琅琊阁内,他自己亦可倒背如流,更细细研究过。熙阳诀是几十年前一位僧人所创,佛法慈悲,其中许多篇幅讲得都是若为高手以气功击伤,该如何调理真元、治疗内伤。挫骨削皮地拔毒后,梅长苏经脉与常人大是不同,修习熙阳诀便等同于自寻死路;然而,对于眼前这危在旦夕的幼童来说,那还是救命的至宝。

熙阳诀,是梅长苏撇开了林家冤案、江左盟、靖王以及金陵相关的一切、最是心无旁骛之时,独独送与他蔺晨一人的礼物——在琅琊阁少阁主的心里,此门绝世武功背后梅长苏相赠的情意,比起其本身的价值更让他珍惜。故而,即便自己永远不会去练这门功夫,蔺晨也不愿与他人分享。如今要授予这才见了一面的稚童,虽然他长得十分可爱讨喜,蔺晨还是不甚乐意的。但是,梅长苏日后如果知晓了他分明有办法救治,却不肯道明了一试的话……不管是出于哪种原因,即便梅长苏口上不会对他说些什么,心里定然会念念不忘,那以后过日子可便无味得紧了。

再者,若他真的救得回这孩子一命,再为他慢慢驱除身上的药毒……瞧他刚才神志清醒时望向梅长苏的那副表情,这辈子定会誓死护卫梅长苏的周全。便是这时,蔺晨已料到了自己恐怕是无法时时待在梅长苏身边的,所以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心性单纯的人护于他左右,他也可放心些。

“你打算如何救他?”

“熙阳诀。他能活命,也是托你的福。”

既打定了主意,蔺晨不再言语,他催动内力,依照熙阳诀所书的口诀,用自身真气徐徐打通这孩子的几大穴道,就此化去他原本所习的阴毒内功。幸而这孩子受了极重内伤,已是任他摆布,否则蔺晨多半是没法这般强行化功。可毕竟对方功力不浅,又与蔺晨平日所习心法有颇多冲突,琅琊阁少阁主着实费了不少的功夫才打通了三个穴位。待得他打通全部大穴,真气再运行了两周天,已是整整一个时辰后的事情了。那孩子虽然前后吐了不少的淤血出来,但面色已比之前红润许多了。

“蔺晨,你还好吗?”梅长苏见蔺晨疲倦之态顿显,不禁颇为担心。

“没事儿,没事儿。”蔺晨见他着急,心里甚是高兴,忙道:“到底是我出手太重,伤他至此,本来也该竭尽全力救治。”

“此番……真是辛苦你了。”

蔺晨心中叹道,为你辛苦十年我也乐意,嘴上却懒洋洋的,“嗯,这笔账本大爷记下啦。带的火折子还有多少?”

梅长苏低头数了数,道:“不多了。大概还能支撑小半个时辰左右罢。”

“够用了。长苏,我们先往这洞穴里面移一移,再看看四周有没有可以用作点火的。这儿还是潮了些,海风也吹得厉害。我们找个避风的拐角去。”

若能立即回到两人的居所,有银针与诸多药物辅助疗伤,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但蔺晨今夜是决计背不动两人爬那峭壁的了,于是只得待在这洞里等到天明,再做计较。本来这一趟只想探探路,方便之后瞧热闹,没想到这一晚上都要占着海神大人的地盘,蔺晨心里真是苦笑不已,只得盼他老人家不要见怪了。



-tbc-




更新。羞愧脸,大家不要抛弃我……

啊啊啊,inori太太给画的插图好美,可惜现在不能拿出来得瑟……忍着,忍到三月五号……



评论(42)
热度(205)
2016-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