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琅琊榜][蔺苏] 一寸欢喜(32)

深夜更了个新~有人问我会不会继续在lofter更文,答案是yes yes yes!这篇会更新直到完结的,只不过番外跟特典就只放部分试阅啦。顺带打个小广告,如果有兴趣收本,淘宝预售地址点这里,这周六晚上8点半上架哦~



广陵止息



两人从东瀛回到中原之后,先带着飞流到秦州沿海走了一趟。为寻访飞流失散的亲人,蔺晨颇花了些力气。他四处打听消息,连琅琊阁安插在此的眼线都用上了,这般煞费苦心,也算是不负闵泰所托。只可惜当年失了孩子的人家实在很多,而飞流被掳走的时候年纪太小,之后又受药毒所苦数载,早已没了儿时记忆。


蔺晨曾想方设法地让飞流在人前多露面,看看是否有渔村的居民能够认出他。然而飞流全然不肯配合,不是躲到屋顶上去一整天不下来,便是耍赖抱住他苏哥哥的腿死不放开。两人见状,只得作罢,权当这一趟是出来游山玩水了。

此刻飞流身上的余毒清得差不多了,他根骨奇佳,又心无旁骛,修习熙阳诀已是不再需要蔺晨在旁指点。两人沿路为他添置了不少衣物,好好打扮了一番,瞧着当真是玉雪可爱。之前蔺晨对飞流至多是爱屋及乌,如今却是真心喜欢起这个心性至纯的孩子来 ,总忍不住想要找机会逗上他一逗。梅长苏看在眼里,甚感欣慰。


江湖上还算太平,梅长苏与蔺晨出游东瀛的这大半年以来,并无甚大事发生——至于金陵那边,不出蔺晨之前所料,果然梁帝将越贵妃之子萧景宣立为东宫太子后,很快又在正月敕封了萧景桓为亲王。从前支持祁王与林家的朝臣将侯各个伤筋动骨,恰好腾出了这两位皇子掌权夺势的战场。东宫仗着身份,自是占了先机,但誉王聪明倜傥,极会讨梁帝欢心,拉拢朝臣;他声名渐盛,与太子隐隐生了鼎足相对之势。

对此,梅长苏未置一词,只是私下去重新布局了自己朝中安插的眼线。


本来两人还想顺道去一趟江都,拜访拜访好久未见的朱砂——听闻他去年冬至与樊素问终结眷属,这倒也是意料之中。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非有一个凝碧,本该是段金玉良缘。事到如今,思及那段往事,梅长苏与蔺晨还是心中唏嘘不已。自东瀛归来后,他们立即便派人补送了贺礼过去,但还未来得及亲自登门道贺。

谁知道蔺晨这个少阁主在外逍遥了太久,蔺老阁主终于忍无可忍,一连发好几封传书勒令他速速回去,于是把梅长苏送到江左的地界后他就不见人了。


梅长苏独自带着飞流回到江左盟,这才刚进了总舵,便在游廊上遇到了柳元春。这位年轻的门房领事正领着来盟里拜访的客人前往内坊,见归来梅长苏身边有孩子,很是吃惊,踌躇片刻,一边躬身行礼、一边忍不住偷瞄了几眼梅长苏身后的飞流,低声道:“……宗主,您回来了。”

其中一位衣衫甚华美的公子快步上前,朗声道:“咦,这不是梅宗主吗?自游仙坊一别,真是许久不见了!”

“成公子好。”梅长苏抬手还礼,微微一笑,也不去问对方的来意,只吩咐道:“元春,成公子远道而来,乃是本盟贵客,你定要好生款待,切莫有所怠慢。”

成广风出身氏族,自小拜了名师学艺,在武林内也算小有名气。当日在游仙坊他便与梅长苏结识,也是江湖上为数不多的见过这位神秘的梅宗主的人。

柳元春应道:“是,宗主请放心。”

梅长苏点点头,牵了飞流的手,正要转身离开,却听身后之人出言挽留,“梅宗主,还请留步!之前听领事说你不在盟内,我只好转而去找韦长老——”

“成公子,元春并非有意推衍,我确是刚回到盟内。”

“在下并无责怪之意!梅宗主奔波数月,定是舟车劳顿,我本不该叨扰……只是……此事或许梅宗主会很感兴趣。”

梅长苏伸出手摸了摸飞流的脑袋,似是在安抚见到诸多生面孔开始急躁起来的孩童。他过了片刻方才淡淡回道:“请问成公子所言何事?”

成广风一字一句道:“想必梅宗主定然是听闻过‘血煞’的罢?”

——血煞。何止是听闻,梅长苏记得很清楚,那日午后,满身剑气与血腥气的蔺晨嘴角噙着一抹笑,和他说若不是自己去的及时,恐怕甄平便有不测了。

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他都绝不是有仇不报的人。江左盟的主人眸色一暗,缓声道:“愿闻其详。成公子,这边请。”


据成广风说,血煞最近正全力追杀一名女子。原因尚且不详,但这女子必定身怀不可泄露的天大机密,否则如此隐秘的刺客组织,是不会这般大动干戈要取她性命的。说来有趣,成广风这富家公子与血煞的首领摩刹罗素有过节,故而这回打定主意要插手相帮,换着法子让对方吃个大亏。只可惜,他虽家财万贯,在这件事上却是有心无力。

昨日成广风碰巧得了消息,得知那名女子已潜入了江左,于是快马加鞭赶来到了江左盟的总舵,试图劝得闻名江湖的梅宗主干涉此事。血煞在江湖上名声并不算好,杀人越货,便是老幼妇孺亦可下狠手,行事作风,全无仁义道德。许多名门正派人士对其都持着灭之而后快的态度,但明地里的总归是惧怕暗地里的,是以一直未能将其一举铲除。

“……成公子,既然她入了我江左的地界,我自是会全力庇护。不过,你方才说,你并不知晓血煞对这位弱女子赶尽杀绝的内情……”梅长苏顿了顿,话锋一转,“成公子觉得这话我会信?既然成公子前来邀我江左相帮,还请记住古人之训:因诚意与言,气甚相得。”

成广风面色发白,稍有犹豫便下定了决心:“梅宗主,血煞行踪隐秘,做的一向是刀尖舔血的买卖。若只是江湖事,他们定不会这般着急……那女子身上的秘密其实与当今皇族有关。”


等身处琅琊阁的蔺晨收到了梅长苏的来信,说要他想方设法散布一个消息的时候,江左盟已是几乎将血煞逼入了绝境。据说血煞折了大半的人马,就连多年都不在江湖露面的摩刹罗都不得不亲自出面。

而这时也不过才入秋而已。比起上回兵不血刃地救下公孙氏、让束中天带着“峭龙帮”退回江北,这一次江左盟拼的可是实打实的人力与物力。江湖众门派心中暗暗叫好,同时也叹服江左梅郎的精妙布局与雷霆手段。他掌握江左盟不过区区两年,竟已让一个没落的帮派重振昔日雄风;恐怕假以时日,天下第一大帮之名非其莫属。

“哎呦,我家长苏还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啊。”蔺晨把那封来信又细细看了一遍,丢入不远处的铜炉之内。琅琊阁的少阁主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么说来,也有段日子没见他们了。可真想小飞流呀~”

散布某个消息对于琅琊阁这样的地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蔺晨不费什么力气就全都安排好了。次日,他提早处理完手中事务,屁颠颠地跑去药庐陪老阁主下了半天的棋。

所谓知子莫如父,蔺老阁主手里捏着一颗棋子,眼皮儿都不抬,“……不孝子,才回阁里几天又不安生了。在打什么主意了呢?”

蔺晨故意走了一步坏着,笑得很无赖,“爹啊~我这不孝子,今年的中秋就不留在琅琊阁陪您过了,您看成不?”




-tbc-



小飞流已经登场,宫羽妹子还远吗?我要加快节奏啊嗷嗷哦哦哦哦!!!!!握拳!!!!!!!!


评论(32)
热度(178)
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