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一寸欢喜番外《逐鹿图》

说好的北燕番外来啦!



逐鹿图



***


烛火摇曳,车身颠簸。

江左盟的主人在疾驰的马车内,隔段时间便抬手掀起帘子瞧一瞧——放眼四望,夜色沈沈,唯见树影绰绰。密集的马蹄声盖过了猎猎风声,梅长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那车轮统统都踏碾在自己心上。陪同的黎纲见状,出言宽慰道:“宗主,您别着急……蔺公子他一定平安无事。”


两日前,幸亏甄平心细如发,发现了飞流的不同寻常。见了人,小孩儿眼光总是闪闪躲躲,话也支支吾吾的,似是有所隐瞒。梅长苏一听甄平如此禀告,立即喊了飞流到跟前来细问;这才知道原来他昨日偷偷地藏起了蔺晨派来的信鸽。

拆开鸽脚上绑的信筒,绢绸上只有简单一句话:“有难,速来龙城”。字迹极为潦草,想来是匆忙中写下的。


龙城,是北燕的第一大都城。算算时间,蔺晨寄出这封信应当已是三日之前。

平时陪伴在少阁主身边的阙伯随着蔺老阁主云游去了,所以琅琊阁的人只知道他们的少主人为了调查某个神秘的宗教而动身前往北燕,却无法说出他的具体所在。


“宗主,要我说啊,您也别对飞流生气了。他就是小孩儿心性,蔺公子平时总爱逗他,他不就……”黎纲打量着梅长苏暗沉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替飞流说情。难得见到梅长苏对平时疼爱有加的小孩儿这般严厉,甚至罚他面壁思过,想必蔺公子这回真的是遇上了大麻烦。

梅长苏并不答话,虽然脸色缓和了一些,但拳头握得紧紧的。黎纲又道:“所幸我们本来便在北燕境内,去龙城也就是一晚的路程。宗主,蔺公子的下落,您可有个眉目了吗?”

梅长苏摇摇头:“这事多半因我而起。若蔺晨有个万一,我怎么……怎么向老阁主交代?”


***


半年前。

在北燕王族一年一度的狩猎盛会上,慕容訇照例称病,早早离了席。这样的场合,他那几位皇兄不管明里暗里定然都得斗个你死我活,他就懒得去凑热闹了。


北燕的六皇子有一副好皮相,喜欢收藏汉人书画,在朝野中几乎是众所周知。

他的生母是波斯人,十分貌美,一度颇得北燕皇帝宠幸。然而,女子若以色事人,就注定了最终逃不过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的命运。


慕容訇避开众人,遣散了随从,独自在广阔的榆林中策马前行。

……就快了,他想道。他派去大梁的侍臣多半已经到了江左盟,也不知那个麒麟才子会如何回应他的邀请呢?


正自沉思,有一头浑身雪白的母鹿进入了视线,慕容訇心中一动,忙挥鞭追去。可惜他身边并没有携带足以远射的强弓,只有一把防身用的小弩,故而失去了好几次猎杀的良机。

那头鹿甚有灵性,有意无意地引他到榆林深处。

慕容訇追赶多时,本来快要得手,却瞧到前方隐隐有人的身影。

“……快快让开!”他终究不愿伤人,只得在关键时刻偏了弩箭的准头。

猎物就此溜走,六皇子心中遗憾,厉声高喝道:“此处乃北燕王族园林,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皇子殿下无故伤了在下的坐骑,还要把罪过降到在下的头上么?”

慕容訇定睛一看,有位头戴儒巾的白衣公子从树后走出,“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殿下心中,似有鸿鹄远志。”

慕容訇沉吟片刻,缓缓道:“你们汉人有句话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然而,我看那翱翔天际的鸿鹄,也未必懂得小小燕雀之福。”

那人听了,淡然一笑:“殿下若真的甘心做一只富贵窝享清福的小雀儿,又为何要亲登琅琊阁问鼎中原呢?”

那是慕容訇第一次见到梅长苏。

而梅长苏第一次见到慕容訇,却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


“瞧见了不?左首的便是慕容訇。长得还挺俊俏吧?虽然比我还是差了点儿~”蔺晨吃了两颗花生,又给自己倒了杯酒,语带讥讽地续道:“唉,北燕国人人都道这位皇子毫无野心,其实正好相反。”

边境小镇的客栈素来生意极好,有做买卖的商人,有以抢掠为生的马贼,也有出使邻国的官员;鱼龙混杂、人声鼎沸,无人注意到,堂堂江左盟主人以及琅琊阁少阁主就坐在二楼的窗边。

“身为皇子,哪有不渴慕权力的?只不过……有些人更善于伪装罢了。”

梅长苏忽地想起了梁帝最小的弟弟——纪王。他不理朝事,只爱风花雪月,偎红倚翠,故而最得梁帝的欢心。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这儿离琅琊阁大概还有三天的路程,等会儿我也得出发啦。”蔺晨又吃了一颗花生,“可惜小飞流偏要跟着你去北燕,啧。”

“蔺晨……见到这位六皇子,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有些面善。”

“看不出啊,长苏,你居然跟异国女子还有过一腿?这样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算他便宜点儿。”

梅长苏顿时白了没个正经的好友一眼,“粗俗!”

琅琊阁少阁主将酒一口饮尽,“好好,那我就说正经的。我的麒麟大才子,生意要上门了,你可准备妥当了么?”

“北燕……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梅长苏唇边的那缕傲然笑意被蔺晨尽收眼底——其实,比起大梁,在北燕,他施展手段的顾忌反而少些。

蔺晨眯起眼,乐道:“那就好!别砸了我琅琊阁的招牌——如果真砸了的话,你可得赔啊。”



***



lofter就只放个开头啦,全文会收录在本子里,算是给愿意买本的诸位一点点福利吧。

这是一个关于北燕的番外,也就是第一次琅琊阁作出“得麒麟才子者可得天下”的断言之后发生的事情。北燕的六皇子会是个怎样的人?他跟梅长苏之间又发生过什么?可惜电视剧里面只有一笔带过,真是引人浮想联翩呢。

我最近沉迷起综艺节目了,好怕梅风之前写不完啊。

照例是广告时间:预售地址




评论(23)
热度(116)
2016-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