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魔兽电影/科幻au][洛麦] 莫比乌斯 (2)


3. “我并非多变之人 我所戴的面具始终如一”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 the mask I wear is one



那一瞬间洛萨觉得自己可以徒手杀死面前的人。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所以是字面意义上的“徒手杀死”。新人类大多是些科学家和学者,其中无神论者居多;而作为科学家的麦迪文,身体素质自然是远不如洛萨这样经过训练的特种兵强健。

洛萨拼命地告诉自己站在原地,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脑部,同时胸腔中又被狠狠地灌入寒冰。

其实这样最好,洛萨心想,这下子可就再清楚不过了:这个“麦迪文”根本不是麦德,他的好友早就死在了卡拉赞。洛萨深呼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等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的心率已经恢复到了每分钟57次——比起常人偏慢,但在军人当中算是十分标准的。

“多谢告知。”洛萨道谢的口吻相当的真挚,仿佛麦迪文刚才做了一件称得上是慈悲的好事儿,比如说协助饱受折磨的病人安乐死什么的。

麦迪文了然地回望着他,那神色似乎是在赞赏洛萨的坚韧,又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遗憾在里头。他矜持地垂首,说:“不必道谢。正好我也有事情想问问你。”

“请讲。”洛萨比了个礼尚往来的手势。

“黑石行动之后……明明我方损失更为惨重,好几处前线的空间站都出现了守备不足等问题……你不可能没注意到的。如此绝佳的机会……为什么不选择乘胜追击?”那双绿眸中那抹探寻的目光异常锐利;在这种注视之下,很难有人能够毫无破绽地说出谎言。这才是“守护者”麦迪文的真正面目。所幸,洛萨本来也没有对他撒谎的打算。

“那次行动中,卡伦死了。我的儿子……丧失了性命。你的撤退指令一下,光束分子形成的屏障就彻底隔离开了主舰队和前锋。然后他们的舰队被你们留下来断后的电磁场击毁……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根本没法去支援他们。”洛萨没有掩饰自己语气中的悲恸与不舍,他甚至懒得用牺牲、大义这类冠冕堂皇的修饰词:他知道卡伦不过是在努力赢得自己的认同:他为此参了军、争着去前线执行危险任务,就连对麦迪文,他都怀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执着——背后的原因洛萨再清楚不过了。卡伦总是对洛萨在乎的人或事格外好奇,因为这个父亲给予他的关注太少太少了。

“所以,葬礼之后,我去说服了莱恩,让旧人类的军方重新评测武力冲突可能所引起的伤亡。很讽刺吧?呵。伽罗娜说得还真的没有错,大多数男人不是在失去所爱后才懂得珍惜,就是在不断渴求自己根本无法触及之物。”

再后来的事情不必洛萨多言,旧人类一方首先投出了橄榄枝,希望与新人类结束长达数年的斗争,放下成见,寻求共存之道。

“卡伦……你的儿子。”麦迪文仿佛只听进去了这一句话,他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了一遍,“你的儿子。所以,你结婚了?”

他脸上的愕然并不像是假装的,洛萨盯着他,一时之间心中百味陈杂。他想起之前麦迪文说过的话,“每次更换载体之时,我们都可以选择自己记得什么、或者遗忘掉什么。这是一种应当格外小心使用的特权。毕竟人类的记忆定义了自我。”

现在的麦迪文显然不知道卡伦的存在,可是六年前的麦迪文是曾经见过卡伦的。洛萨还记得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他带着卡伦,前往卡拉赞研究所拜访麦迪文。麦迪文虽然嘴上不说,但洛萨看得出来他心里是很高兴的。临走前,麦迪文还信誓旦旦地答应了卡伦,约好了下次见面时送他一个设计精妙的电子羊,有许多新鲜好玩的功能。这个承诺的礼物把卡伦哄得非常开心,一直问个不停,能不能让电子羊做这个、做那个。而麦迪文本人也对这个设想十分兴奋,和卡伦讨论了很久。那时候两个人看上去都像极了小孩子——出于相似的原因,他们都不曾拥有过真正的童年。

守护者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重新戴上了那副有礼而得体的面具,“我很抱歉……我是说,我并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

“如果你知道我的儿子参与了那次行动……”洛萨对麦迪文笑笑,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就会手下留情么?”

麦迪文沉默,洛萨耸肩,干脆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我看未必吧。死亡在战争之中是不可避免的。作为指挥官,你我都很明白,我们所肩负的不止是一个人的生死。所以,你不必对我道歉,我也不会为自己曾经直接或间接杀死过新人类而道歉。”

本来体面的话说到这里就是恰到好处了,可是洛萨却没有停下,他继续说:“不过,我想对于新人类来说肉体的死亡大概只是意味着一具损坏的容器罢了。按照这个思路,莫比乌斯真是一项伟大的技术啊,感谢你的母亲。只要保存有记忆和基因,新人类就永远不会死,嗯哼?”

洛萨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是要刺伤谁,或许是他作为指挥官那种兵不厌诈的天性发作,因此他想在谈判开始前尽可能地扰乱麦迪文的情绪;或许他只是单纯地想在私人层面发泄自己的怒火,用语言暴力来使得麦迪文感同身受那份痛苦和悔恨。

“早知如此,我就应该让卡伦来你们这儿备个份的。没错,就跟二十世纪时人们发明的云储存那样——”

麦迪文依旧不说话,他脸色苍白,神情麻木,洛萨觉得现在如果不用麻药就给他做个开胸手术,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知觉。尽管清楚眼前的人并非六年前的好友,但麦迪文的这幅模样依然刺痛了洛萨。如果这只是演戏,那实在是太过逼真了。

两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突然在走道上响起,“守护者,距离会议的时间还有十分钟,诸位代表们已经入座。守护者,温馨提醒,请不要忘记……”

洛萨瞪大眼睛看麦迪文,那声音居然在絮絮叨叨地介绍旧人类的每一位代表。

“哦,是莫罗斯。”守护者有些尴尬地移开目光。

“莫罗斯?”这回鹦鹉学舌的人变成了洛萨。他倒是认识一个名叫莫罗斯的人,那个爱操心的老管家在卡拉赞研究所待的时间恐怕比当年的麦迪文还要久。事无巨细,凡事都必须亲力亲为。

“不。不是那位老莫罗斯,”麦迪文自然料到了洛萨此时的疑惑,他澄清后顿了顿,显然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这个莫罗斯是我创造的人工智能,主要功能是管理这个空间站。他们只是有一样的名字。”

洛萨觉得不只是名字,这个莫罗斯性格也跟那位老管家十分相似,但卡拉赞同样是他尽量想要避免的话题,于是他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守护者,距离会议开始的时间还有……”

这个人工智能莫罗斯的声音简直阴魂不散,走廊里模拟的雪景和风声全部消失了,取代的是多角度的会议室场景。应该是人工智能转播了监控器的画面,只有洛萨和麦迪文的位置还是空的。

麦迪文叹了口气,“看来,私人话题得留到以后了。我们走吧。”

洛萨再度点头,他等麦迪文背过身去,才很轻很慢地说:“……我没有结婚。”



-tbc-




抱歉啦,更新得有点慢。最近天天都去电影节看片,一回到家就葛优躺了……

话说回来,我突然发现,这里洛麦的设定,好适合张信哲的那首《从开始到现在》哦?

尤其是开头那里狗血无比的独白,你们感受一下……

“你真的忘得了你的初恋情人吗

假如 有一天

你遇到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真的就是他吗 还有可能吗

这是命运的宽容 还是

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评论(15)
热度(29)
2016-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