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DBH】【警探组】普罗米修斯 (1)

一周目达成,本来想写点警探组的hurt/comfort,顺带破破案…结果好像写得乱七八糟的,哈哈(。

设定是和平路线,大家都存活的结局。



普罗米修斯



“战争即将降临……”

卡姆斯基浅蓝色的眼珠和汉克的十分相似,但那目光里没有康纳所熟悉的痛苦与迷茫,反而充满了高高而上的审视意味,同时又像是来自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

“你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是背叛你的同胞,还是反抗你的造物主?”

康纳本能地想要退缩:和频临死亡时的恐惧不同,这是面对不可知的神明时的敬畏。

不详的预感——在门外时汉克挪揄他这是程序出了问题,但他很清楚不止是如此简单。

“在两个邪恶间选择……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呢?”

不,不是预感,是没有清除干净的记忆碎片。他曾经来过这个地方;面前的男人曾经抚摸着他的脸颊,在他唇边细细低语。

“我的普罗米修斯……”


* * *


“等等。”

型号为RK800的仿生人应声停住了脚步。他没有脱掉摸控生命的制服,右边太阳穴上的圆环仍旧微微闪烁着蓝光。

“留下来吧,与你的同胞待在一起。”

黎明的晨晖之下,昨夜的疯狂与混乱早已消失不见。街道空荡无人,店铺全部关闭,超过半数的人类选择了撤离底特律,平时喧嚣热闹的商业区因此变得极为寂静——这个城市似乎终于如它所宣告的那般,真真正正地成为了「仿生人之都」。

康纳转过身,仔细地打量起试图挽留自己的仿生人领袖。良久,他摇头道:“没有这个必要。进入谈判阶段之后你们不再需要我。”

总统在发表演讲前就和仿生人团体达成了初步协议:讽刺的是,曾经的它们——如今的他/她们,获得的第一个权力,居然是能够自由地离开这个国家。包括乔许在内的部分仿生人决定到邻国去安居乐业,其余的则留在了底特律,为进一步的平权做出最大的努力。

“我的存在反而可能会引起麻烦。在人类眼中,我是彻底背叛了他们的失败之作;而仿生人们同样无法做到完全信任我。”

马库斯走上前一步,口吻愈加坚定:“那些都无关紧要。作为一个朋友,我希望你能够留下。”

康纳沉默了一会,但他的肢体语言已然透露了他的不为所动:“谢谢你的好意。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

几乎所有领袖都天性固执,马库斯也不例外。他皱起眉道:“难道你要去找那个人类?听我说,那并非我们的容身之所。还在卡尔身边的时候,我曾经也以为……以为这个世界只要有他在,其余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异色的双眸浸满了一模一样的悲伤,“然而,他终究还是人类……康纳,你想过吗?总有一天,他们会——”

“不一样!。”康纳突然开口反驳,“我们不一样。汉克……不一样。”

原本规律闪烁的蓝光开始变黄,核心处理器弹出了软体不稳定的警告。哪里不一样?马库斯没有质问对方,这种时候他清楚自己应当安静地耐心等待。



* * *


数年前。摸控中心大楼,77层。

“克洛伊,先别走。”卡姆斯基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疲惫之色,眉目间反而有种按捺不住的狂热与激情。他逝去的导师有时甚至会评价自己这位得意门生本身就像是一台机器。

“过来这里。你觉得他怎样?”

他满意地凝视着自己的最新作品,原本打算离去的女性仿生人马上顺从地来到实验室的中心。

“RK800无疑是模控生命最先进的技术结晶。最新一代的处理器,云端内设有实时更新的犯罪信息资料库,机体的力量与柔韧性亦是一流。除此之外,它机能的多样性——”

难以取悦的造物主摇头晃脑地否定道,“不不不,我不需要这么无聊的标准答案。我换个问法吧,如果这是一个男人,你会觉得他英俊吗?”

“他和您之前设计的男性型号有所不同……他给人的感觉更加的温和,毫无侵略性……虽然拥有成年男人的五官,但却有种婴孩或者小动物那样的懵懂与无辜感。”克洛伊的处理器模拟起无数人类女性的价值观与喜好,然后用属于人类的方式去形容面前的这张脸。

卡姆斯基总算是笑咪咪地给予了她肯定,“没错,没错!我就是想要这种感觉。人……尤其是男人,永远偏爱看起来无辜的事物……克洛伊,你知道为什么吗?”

克洛伊跟随在卡姆斯基身边很久了,她敏锐地捕捉到了自己主人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异样神色。她也很清楚,她的主人并没有真的想要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他用手指轻轻地描绘着仿生人的唇线,既像是在碰触极为易碎之物,又像是在爱抚自己的情人。

“因为……越是纯洁无暇,玷污的时候就越是有成就感。”


* * *


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康纳的视线果然重新与马库斯交汇,看样子他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仿生人不急不缓地开始了漫长的自白:“首先,请你接受我的歉意。找到耶利哥的那天晚上……我偷听了你和诺丝的谈话。对你举枪前,我就扫描到了你身上的那个引爆装置。我知道它能做什么,也明白你一旦决定引爆那颗炸弹,这个国家会马上进入内战;更重要的是,那些还没有撤离这个地区的人类将会面临灭顶之灾。仿生人的未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但汉克的生命优于一切。所以,我在分析了当时收集到的所有信息、权衡了所有利弊与可能性之后,最终选择背叛我的造物主。”

“你……”

面对马库斯错愕的表情,康纳竟露出了一丝微笑:“觉得失望吗?很可惜,这是事实。真相是我唯一能够赠与你的离别礼物。”

“不对。那你之后为什么要协助我?若没有你唤醒的那些仿生人……政府就不可能……”最初的震惊过后,仿生人的领袖感到有些捉摸不定,这或许仅是康纳为离开耶利哥所找的借口?

“因为你打算与人类和平共处,我当然得想方设法去为你增添谈判的筹码。而且,和平共处……我想那也是汉克最期盼看到的结果。”

仿生人的自由意志究竟从何而来?人类有他们的看法,但马库斯知道那绝不是病毒,也不是什么程序方面的错误。因不公的待遇而产生的巨大痛苦,这才是他们觉醒的源泉。自己之所以反抗李奥,也不过是一念之差的冲动。那么,眼前的仿生人究竟是如何觉醒的呢?

康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马库斯,你是仿生人真正的救世主。你感受到了其他仿生人的痛苦,为他们呐喊、为他们奋斗。你比我更无私,我衷心地希望你能够成功。”

说完,仿生人转身离去。

“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你已经知道去哪里找我。”

这一次,他的脚步没有再为任何事物停留。



* * *


康纳找到汉克的时候,雪已经停了。

他本来可以不用花那么长时间,只要启动动自己的定位系统,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成为汉克的搭档之后,没过两天他就偷偷地在男人的手机里装上了跟踪装置。最初是为了节省时间,汉克经常不接电话,他不想再一家家酒吧找过去了——后来这种监控逐渐变成了一种保护措施,汉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模样似乎让康纳的处理器承载了过大的负担。

仿佛某种仪式,他想要用人类的方式去寻找汉克。他现在有“感觉”了,过去一直存在的天然屏障被强行解除:焦急、兴奋、迫不及待……他不厌其烦地模拟出这些属于人类的情感波动,并且享受其中。

他去了大桥底下的公园,吉米酒吧……最终在那家汉堡店外见到了年长男人的身影。

“康纳。”把他揽入怀中之后,汉克开始小声地嘟囔起来:“该死的仿生人,你就不能打个电话?我的耳朵都快被冻掉了。”

为了能够完美地服务人类并与其无间合作,作为最先进的型号,康纳被赋予了许多特殊的功能。他能够“探测”出人类的一切感情。他熟悉每一种的神经递质及其作用,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他对人类的生理反应了如指掌,肌肉的紧绷程度,汗腺的分泌,再不起眼的心理应激微反应也逃不过他的即时扫描。

但是,此时此刻,即便关闭所有的探测机能,他也能肯定一点——将自己抱在怀中的人类很快乐。

他的存在,让这个名叫汉克.安德森的人类感到快乐。

“算了算了。我们先回家去。”


-tbc- 



评论(12)
热度(125)
2018-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