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一人之下/青也青】阿青 (1)

1. 


阿青是只狐狸。

确切的说,是一只白狐,可以化成人形的那种。

许多话本传奇里把书生和狐妖的故事说得栩栩如生,以至于世人如今大多畏惧狐妖,尤其是男子;他们虽贪恋美色,但也怕狐妖吸走自己的精气。

对此阿青觉得有些无语。首先,他身为公狐狸,决计是不会去勾引同性的。其次,他性子傲,总觉得吸人精气是上不得台面的旁门左道;故而别的狐狸怎么做他管不着,他自己对这种做法实在是十分不屑。

再则,谁说凡人对上狐妖就一定会吃亏?他族中有只母狐狸,名唤傅蓉,反倒是给凡人男子骗了好几次,一时之间成了族中笑柄。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阿青知道其实傅蓉一点都不傻,想必是真心实意的喜欢。

“我就是中意他嘛!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傅蓉趴在枕头上,哭得眼睛都肿了,吼起来的气势倒是丝毫不减。

“你没有错呀。并不是你——”

傅蓉不理他,念经一样絮絮叨叨,“我待他不好吗?我恨不得把内丹都掏出来给了他……这样还不够吗?为什么他还会变心?到底是为什么呢……阿青,我真想不明白。”

阿青好声好气地劝她,“今儿你喜欢吃甜的,明儿说不准就觉得腻味,转爱吃咸的了。这里面的道理,是一样的。”

傅蓉还是哭,“可他分明说了,要和我过一辈子!”

阿青继续劝道:“一辈子,那也是凡人的一辈子。人妖殊途,凡人寿数不过匆匆数十载,与我们狐族相比,便如瞬消晨露。所谓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或许凡人的喜新厌旧,便是如此而生吧。”

傅蓉似是想通了,她变回了狐狸的模样,窝成一团红球,久久不语。阿青打算悄悄走掉,她却露出了脑袋,低声嘱咐道:“阿青,你千万不要喜欢上凡人……你不像我,你这么有出息……以后你可是要当族长的。”

她说得没错,阿青本就颇有灵根,再加上修炼得刻苦,到了五百岁的时候,已是族中数一数二的大妖。

阿青妈妈是狐族的二长老,心中十分欣慰,觉得宝贝儿子在继承族长之位的路上走得很稳当。

然而,等阿青到了渡劫的年纪,左等右等,那道天雷迟迟就是不打下来。

大长老是阿青的爷爷,他摸摸胡子说,阿青,你的命好啊,顺得甚至有点太过了,就连渡劫的方式都与别的狐狸与众不同。

阿青心里郁闷,问爷爷那我该怎么办?

大长老沉思片刻,我们玄狐一族,到了年纪都得离族去外面游历一番。

阿青甩甩尾巴,他差点忘了这桩,自出生起他就在洞府中修炼,几乎没怎么出过门。

于是他第二天就收拾好了包袱,跟父母道了别,出发去这人间闯一闯。


2. 

这一闯就是三十年。

白衫,佩玉,再拿一把染香的折扇,狐狸阿青摇身一变,成了纨绔子弟“诸葛青”。

他跟遇到的凡人说自己姓诸葛,单名一个青字。他还说自己出身名门望族,家财万贯,这趟出来就是来见见世面的。因出手阔绰,于是也没人不信这位小公子的一番说辞,反而争相巴结他。这会儿阿青的修为很高了,那些随便花出去的金银要再过上很久才会变回普通的石头。到了那时,说不定它们就成了坟墓里的陪葬品,是石头还是真正的金银,哪儿会有任何区别呢?


3.

游完江南之后,阿青去了京城。宽阔的街道,华丽的楼阁,面目姣好、身段妙曼的青楼女子……这些他都见识了,心里相当淡定。凡人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太容易看穿。他暗暗自忖道,傅蓉是白替他担心了,他反而不明白她为什么能够轻易爱上他们。

有一天,阿青忍不住变回了狐狸的模样,爬到了高高的佛塔上,远远望过去巍峨的皇宫——层峦叠嶂间,袅袅云雾缭绕,好像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一样。他听街上的乞丐说,现今的皇帝年纪大了,疑神疑鬼、斩了大臣斩皇子,连宠妃都杀了许多个;不但如此,他花费重金,聘请方士们进宫为他炼长生不老的仙丹,还要在地底再造一座长生殿,供他百年之后享用。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老汉的眼睛早就瞎了,但讲着还是掉下两行泪。阿青那一回没直接把石头变的银子给他,而是去隔壁酒楼买回了几个实实在在的包子和一碗热腾腾的素面,递到那乞丐手里。


4.

后来阿青还去了北境。那儿可比狐狸洞府冷上许多,阿青不但取暖的法术精进不少,就连身上的狐狸毛都厚了许多。

说来也是巧,他待了才不到一个月,就遇上了凡人打仗。可惜战时金银不怎么好使了,随身仆从也跑了,于是他饿了只能吸一吸天地灵气,否则就得亲自捉兔子和山鸡吃。

为了维持形象,阿青决定空着肚子。

外面号角声震天,阿青思量反正左右没事,便撑着一把伞,走进那碎碎落雪中。等上了城楼,只见苍茫大地,遍染银霜。城门外交战的士兵们叫喊着,堆叠着倒在雪地上,红白相间,刺目又艳丽。

到最后,阿青只在北境坚持了三个月。这种餐风露宿、栉风沐雨的日子,他这只养尊处优的狐狸可不习惯呐。


5.

走了这些年,阿青开始觉得人间颇为无聊。

那个等待已久的天雷还是没打下来,劫也还没渡完,可他想回家了。


6. 

在回家的路上,他在山里遇见了一个道士。

那道士原本躺在树底下睡觉,嘴角挂着一条口水,鼾声如雷。

天色已晚,阿青瞧他长相清秀,又有些面善,之前听说这附近山里有狼有匪徒,于是动了恻隐之心。

一般来说,修道者是狐妖的天敌。有些道士对妖怪有偏见,见一个杀一个。阿青的法力高强,除非被多人围攻,自保绝对是绰绰有余;但离家的时候父母也反复叮嘱过他,一旦见了道士,务必离远一点。

不过眼前这道士看起来年轻得很,身上既没背着桃木剑,也没有带符,应该还是个刚刚修道不久、没什么道行的小角色。

“多谢啊小兄弟,我这毛病一直改不好,一旦困了,倒头就睡。”他眼下一片乌青,想来不是推辞。

阿青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哎,要不是你把我叫醒,今晚我多半就交代在这了。”道士嘿然一笑,站起来双手抱拳,看样子像是行礼。

阿青也依样画葫芦回了他一礼,“道长客气了,请问该如何称呼?”

道士叹了口气,说自己上个月被门派除名了,过去的道号如今不敢再提,只说自己出家前姓王,名也。

阿青见他依然一身青衣道袍,便继续喊他道长,“王道长,幸会。在下诸葛青。”

“那就是阿青了。”道士懒洋洋地看他一眼,只这一瞬,阿青猛的觉得自己是只狐狸的事情被他看破了。他并不害怕,他还不至于怕区区一个道士;他反而觉得王也有意思,因为和别的凡人不一样,阿青竟然看不透他。

“哎,这么喊诸葛兄不介意吧?我这人一向不太讲究……”

阿青笑了,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弯了起来,目光盈盈,眼尾微微上挑,“不介意,喊我阿青正好。”


-tbc- 


突然想写个道士和狐狸的故事!应该挺短的吧!


评论
热度(83)
2018-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