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不还唯少年

有情人 谁来体恤 天下事 合久必分

【一人之下/青也青】阿青 (2)

大家开学快乐哦!努力拖着周更的小碎步~


7.


“我要往江州去,王道长若是顺路,不如一起罢?这山里有匪徒,听说北方正打着仗……这世道不太平,万一真有个什么,互相有个照应也好。”

阿青开口相邀,原本不过是随便问问,谁知王也应得是爽快,“好。”

一人一狐,就此结伴而行。

起先阿青对这道士处处防备,而王也似是对此毫无察觉,淡定地在他面前睡觉,淡定地和他聊天打趣儿。阿青见他辞气清雅,谈吐不俗,与之前在京城里见过那些个文人墨客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显然不是只在道观待过——如他所料,颇有些来头。

阿青刚得出这个结论,王也便善解人意地解释道:“我出家晚,读过几年圣贤书。叫诸葛兄见笑了。”

是了,王也表面上看着懒散,一点儿都不着调,实则精明得很,好几次都看透了阿青心中所思。阿青提防着他,想必他也很清楚。难能可贵的是,王也精明归精明,却不至于失了和善。刚见面不久,他就把自己身上带的干粮全给了阿青,托辞自己要辟谷。

“此言当真?”阿青曾听闻过,有的修道者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可他没想到还能亲眼一见。

王也打了个哈哈,“那还有假的?《洗髓经》里不是讲了吗,食少而服气,乃得享天年。”

“王道长,我不信。”

“哎,别不信啊。春秋时,有个叫单豹的鲁国人,避世居深山,仅靠溪水过活……传闻他不衣丝麻,不食五谷,到了七十岁,仍是童子之颜。”

见阿青若有所思盯着他看,王道长不好意思地摸鼻子,结结巴巴地道:“还请诸葛兄放心……这天还挺冷……贫道也没到单前辈那种境界。”

阿青眯起眼笑了,这凡人出乎他意料的有趣。



8. 


就这么走了几日,阿青渐渐觉出有些不对。

他们这一路不但没遇到匪徒,连只狼也没见着,实在是太奇怪。

是夜,等王也熟睡,阿青走出几丈外,伸手在空中画了几个符文,无数簇狐火瞬间浮了起来,忽明忽暗地绕在施术者身侧,映得他眸色幽幽。

“跟了这么久都没出手,你们倒是很有耐心。”

“小狐狸,你以为你能吃独食么?”为首的是只蛇妖,眼珠血红,身上的黑气隐约可见,瞧着修为应当不浅。

它身后还跟着一群妖怪,蠢蠢欲动,所幸都是些小角色。

阿青心道,看来这些家伙是冲王也来的了。

蛇妖吐着信子,嘶嘶作响:“嘿嘿,瞧你这小狐狸什么都不晓得的模样!爷爷我告诉你,那道士的本事可不小!不如我们联手,那风后——”

阿青懒得听它多说,直接动了手。一簇狐火由青转赤,霎时间向蛇妖飞去!

“该死的狐狸!”蛇妖吃痛,化回了原型。巨大蛇尾向阿青扫来,他也不急,轻轻往后一躲。蛇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随之袭上,不想却入了阿青的圈套。阿青一挥手,火光大盛,顿时将蛇妖烧成了灰烬。

这些年在人间历练,阿青并未忘了初衷,没有耽误了修炼。不出多久,他就将那群跟着他和王也的妖怪们收拾了。

躺回王也身边的时候,他听到一个轻轻的声音。

“……阿青,多谢了。”

阿青忍俊不禁,对方心照不宣地不将事情说破,他自然从善如流:“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月光如水,洒在王也的青色道袍上,原本质朴无华的布料看起来像是上好的丝绸,让阿青突然很想要摸上一摸。

阿青心道,自己从小到大,无论是术法还是朋友,通通都是家里人给他准备好的。正如长老所说,他过得太顺了。所有东西都已经事先为他打理好,久而久之,他甚至没去想过,那些是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如今回头一想,他当真想要当族长吗?那不过是长辈给他安排好的路罢了。他自己,有过渴望的东西吗?

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王也的背脊映入眼帘,阿青心中一动。眼前这位八风不动的道长,如果自己能够看一看,他不淡定的模样……

咕噜咕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王也尴尬地咳了一声:“呃,阿青,那个……”

难怪这位一向嗜睡的道长一直没睡着,原来是“辟谷”的缘故。

阿青一本正经道:“再过两天就能到江州了,到了之后,我做东,请王道长去醉仙楼吃酒,如何?那儿的松鼠醋鱼可是一绝。”

这一回,王也答应得同样爽快,还是一句“好”。



9. 


可惜他们离江州只剩下十里地的时候,被山洪困在了山里。

大雨滂沱,阿青找了半天,才寻到一个干燥的山洞。

“唉,早知就不要抄近道了……”

王也把外衣脱了拧水,身上只剩下一条单裤。乌青的头发散开了,湿漉漉地贴在他的背脊上,闪着微光。等他整顿完了,转头一瞧,阿青竟不见了。

“阿青?”

王也变了脸色,提高音调又喊了一声:“阿青!”

“在这呢。”一只白狐从石头后面走出来,一副悠然做派。

王也松了口气,狐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满意地眯起眼。

“对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变回狐形。你的皮毛明明是白色的,为什么名字要叫阿青?”

狐狸狠狠瞪他一眼,没搭理,他强行忍住了挠这个凡人的冲动。

“换我说,你应该叫阿白……或者,叫小白也蛮好。”

光芒一闪,风流俊俏的诸葛青回来了,手里还变出来了两个干净的蒲团,“道长,地上湿冷,坐这儿罢。”

王也点头道谢,好声好气地劝道:“唉,你身上湿着呢,要不也把衣服脱了……”

“道长可是忘了?我是妖,这身衣物都是幻化出来的。我这身皮毛,可不像你们凡人那样,可以随意换洗。”

说完,阿青靠近了王也,故意龇出尖牙,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也抖了抖,“我乃千年狐妖,小道士,你好大的胆子,和我作伴这么多天。你就不怕我坏了你道行?”

王也当然没被吓到,他淡定地阿青变出来的蒲团上盘腿而坐,“贫道掐指一算,千年还谈不上,五百年的修为阿青你是有的。若你当真要害我,不必等到现在才动手。”

“王道长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狐狸的?”

王也道:“你喊醒我那天。在树下我只看了你一眼,就知道了。”

阿青奇道:“就一眼?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厉害的。”

“过奖,其实我认出你是妖怪,是因为之前在京城见过你。这么多年了,你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变。”

阿青眨眨眼,王也曾说过,他出家前住在京城。而自己确实是在京城待了一段日子。他是修为极高的狐妖,化成人形后自然是数一数二的容貌。被小时候的王也见着了,牢牢记在心里这些年,那也不奇怪。再说了,这可不就是缘分么?

“王也,为什么那些妖怪要来吃你?”除了那天晚上的蛇妖,隔天,还出现了蜘蛛精蝴蝶精……一般的妖怪不会对一个凡人如此执着,这事儿有蹊跷。

阿青一直没问王也背后的原因,他觉着反正不关自己的事儿,帮他打发几个小角色,正好消磨时间。

可是,如今不同了。他定定地瞧着王也——他想知道了。

王也闭眼片刻,低声答道:“等你请我去醉仙楼吃了那顿饭,我就告诉你。”




10. 



山洞里没有干的树枝,狐火又不发热,他们只能把两个蒲团靠得紧一些。

阿青窝在王也怀里,王也缓缓抚摸他皮毛的手掌挺暖和的,所以他没有抗议。

那一夜,阿青睡得很好。

晨光熹微,狐狸旁边的蒲团上空无一人。


tbc.

如果有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都是因为太困!

下更完结了,而我仍在纠结是走有一点点虐的路线,还是走比较虐的路线。求红心蓝手求评论~

评论(5)
热度(40)
2018-09-02